盾冬盾无差

【盾冬】仿生人会梦见五角星吗 02(底特律AU)

前文:01

梗概:两个破碎的家伙互相救赎的故事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2

 

读取型号:RK200

读取系统设置,系统已重置

检查生物组件,正常

初始化生物传感器,完成

读取记忆,发生错误,900a记忆模块缺失

“所以你是个定期失忆的机器人?你不认得我了,哈,真他妈有意思,我收拾我这个破烂玩意儿就够了,再加一个,真不知道我造了什么孽。”

人类摇头,语气刻薄,表现愤怒。愤怒原因:未知。愤怒对象:自己。应对措施:道歉。

“我感到非常抱歉,先生。”史蒂夫垂下眼睛,“如果这是我造成的,那么我真心请求您原谅。”

他们位于一幢私人住宅内,二楼,卧室,环境有待清洁。时间:八点二十四分,天气,阴,西南风,预计三小时后有阵雨。

“所以我需要重新自我介绍?行吧,随便了。你是史蒂夫,我昨天才把你捡回来,鬼知道你为什么会在河里。然后你面前这堆狗屎叫做巴基。”

检测到关键人名:史蒂夫、巴基。

狗屎?

“您不是狗屎,巴基先生,您是一位成年男性。”

人类在翻白眼。可能情况:愤怒,无奈,或眼球运动神经麻痹。需要扫描。

扫描结果:成年男性,29岁,失业。检测到军队抚恤金,已到账,存款余额289美元,严重低于平均水平。健康状态:不良。饥饿状态:空腹。

结论:因低血糖、贫穷或是营养缺乏造成的躁郁。

“我去为您准备早饭。”

 

史蒂夫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衣服,蓝白相间的工作服,内嵌的显示屏注明了他的型号、名字,旁边画着仿生人标志。天底下所有的仿生人都穿这个,就好像人类觉得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还不够彰显他们的身份似的。而今天巴基还是和往常一样随便抓了件外套就走出门,他看起来像个瘾君子,或者摇滚歌手,随便了。史蒂夫没有对此发表评价,但他一直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他。

“我可以保护您的安全,另外,我也可以给你提供合适的出行建议。”

安全?巴基几乎要哈哈大笑了。巴基平生最不需要别人保护他,一直都是他威胁别人的安全,一直都是。

“有一位姓玛维的女士给您留言,请问您要收听吗?”

巴基远望着灰蒙蒙的街道:“听。”

史蒂夫直接播放了录音。“巴基,”那个令巴基畏惧、恐慌、内疚又痛苦的声音响了起来,她温和地开口,就像害怕自己惊吓到什么瑟瑟发抖的小动物,“巴基,你一直不接我电话,你还好吗?西蒙想见见你,还有我也是。如果可以的话就来我家坐坐,吃个晚饭,或者只是聊聊,拜托。”

录音结束,巴基不发一言。史蒂夫收回手机沉默地跟着,他们转过街角,走过忙碌的人流、出租车停靠点、还有仿生人寄存站。他们并肩穿行在光辉靓丽的广告牌和行道树之间,走过棚屋和垃圾堆,和推婴儿车的仿生人保姆一起跨越斑马线。天阴着,雨将下不下,奔跑的孩童惊起一群觅食的鸽子,信号灯将全息投影投在柏油路上,那些红绿交替的光点就像荧火虫,车辆经过,它们腾飞,落回,循环往复。

“所以,我们要去玛维女士的住所吗?”史蒂夫问。

“也许。”巴基咕哝道。

史蒂夫似乎还想问点什么,巴基直接打断了他:“你知道怎么治好你的脑子吗?”

史蒂夫怔了怔,然后才说:“我想这很难,900a记忆模块不在保修清单内,而您的存款不够支付它的价格。”

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

史蒂夫顺从地住了口。

他们走到立交桥下,钢筋丛林反射出锡纸似的光线。附近传来喊声,抗议队伍举着牌子从铁丝网下穿过,一个红脸男人领头,他的牌子上画着一个将人类踩在脚下的仿生人。“别让它毁了你的人生!”他吼叫着,身后的人跟随呼应,“让仿生人滚出我们的生活!”

巴基停下步子,本能地把史蒂夫往身后一扯——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只是条件反射。史蒂夫一动不动地站着,面无表情,指示灯一如既往地画着蓝圈。他甚至没有打量那条队伍,巴基单手护着他,直到整条抗议队伍穿过。[1]

“走开!塑胶怪物!”

警察拽起一个躺在地上的仿生人,他的主人正在旁边尖叫,另一个蓄胡子的男人朝她挥舞拳头。

“行了!”警察说,“我要开罚单给你了!”

“人类不配给你干活吗?它能干得更好?就凭它?一堆塑胶?”

史蒂夫扭转视线,他盯着那个躺在地上的同类看了三十秒,直到巴基轻推他的背,把他快步拽离。

他们走向公交站。“为什么看他?”巴基问,“同情?”

史蒂夫回以一板一眼的陈述:“机器没有同情心。”

“也是,”巴基耸耸肩,“‘它’……啧,猫狗还分性别呢。”

 

玛维一家住在格伦达公寓46层,巴基站在楼下,仰头望向公寓光滑的玻璃表面。高大的建筑倒映出天空,乌云像水泥一样层层叠叠地堆积。巴基觉得他的胃又被绞紧了,血色从他的脸上退去,他用手牢牢攥着衣摆,指甲抠进布料里。不该来的。他想,他觉得他应该马上掉头离开。

眼前一暗,史蒂夫把一把漆黑的大伞撑到他头顶。“预计三分钟后有雨。”仿生人说。

然后他们一直站着,原地不动,就像两根岿然矗立的电线杆。一道闪电划过,天边响起闷雷,雨点果然在三分钟后落了下来。地面泛起一层银灰色的亮光,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在水中留下倒影。一辆车经过,史蒂夫面不改色地拉着巴基往后退了半步。

水花溅在他们脚前。脚,漆黑锃亮的皮鞋,跳跃的弹壳,叮,铛,人群尖叫,闪光灯响个不停。“巴恩斯,你所参与的项目是为了这个国家……”“巴基!快跑!”

头痛,恶心。

巴基哆嗦起来,视野模糊,耳鸣,什么人在说话但是他听不清。膝盖软了,小腿像是被抽走了骨头,他跌到什么东西上面,那东西支撑着他,抱着他,吸气的时候他闻到一股布料的气味,蓦地,周围的声音回来了,犹如破开水面。

“巴基,巴基先生,看着我,”仿生人轻拍他的背,“您还好吗?您现在清醒了吗?如果您能理解我的话,请点一下头。”

巴基点了两下。

史蒂夫慢慢扶着他坐下来,就坐在街边的台阶上。“我有三种推测,”仿生人看着他说,“药物、精神分裂症、创伤后应激障碍。如果您愿意伸出手指让我测量血液……”

巴基小声咕哝:“你昨天就知道了。”

史蒂夫陷入迷惘:“我的数据库中没有‘昨天’的数据,我……”

“你不记得,”巴基苦涩地笑了笑,抓着史蒂夫的胳膊,让他把自己扶起来,“我没事,只是PTSD。”

“你需要进行心理治疗,我可以帮你预约合适的医生。”

“不。不用。”巴基断然道。现在他脸色苍白,魂不守舍,他知道他糟透了,但他还是拒绝了史蒂夫提供的解决方案。

人群在他们面前来来去去,巴基再一次仰头望向公寓楼,水花弹跳着溅在他脚腕上,史蒂夫把雨伞朝他的方向倾斜少许。“我今天状态不好,”巴基慢慢地说,“我们不去了,回家吧。”

“我想玛维女士一定能理解的。”

他们转身沿人行道走着。雨停了,一辆出租车从立交桥上俯冲下来,停在他们身侧。“滴”的一声过后,车身显示屏由“满座”转为“空置”,车门向上升起,一个带小孩的女人从上面走下来。

“巴基?”她疑惑地望向两人,“巴基!真的是你!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

面部识别:艾瑞卡·玛维女士,35岁。卡丽·玛维女士,6岁。AX700,育儿型仿生人,已注册。[2]

“我以为你不来了。”艾瑞卡朝巴基微笑,巴基后退,面部表情:痛苦,难堪,害怕。是否需要介入?

“史蒂夫,你先待在这儿。”

命令:待在这儿。保持静止。不介入。

“你买了一个仿生人?”艾瑞卡看到了史蒂夫,史蒂夫微笑,点头示意,艾瑞卡把视线转回巴基,“我们也有一个,AX700,我们叫她米娅。要不要买她我和西蒙商量了很久,你知道我们有一台仿生人了,马可,就是专门照顾西蒙那个。但我想我们还是需要一个专门带孩子的,马可的型号太旧了,也许我们要把他换了。”

AX700站在艾瑞卡身后,保持微笑。巴基不再后退,他结结巴巴回应着艾瑞卡的话。他说史蒂夫不是他买的,这与数据不符,人类为何要撒谎?史蒂夫是巴基的仿生人,他录入了巴基的名字,他只有这一个主人。

卡丽从AX700身后走出,用力拉扯母亲衣角,AX700把她拽回。卡丽反应:不安。对象:巴基。原因不明。

“米娅带孩子真的很有一套,卡丽成天黏着他。”艾瑞卡回头看了看她们,又朝巴基眨眼。面部表情:亲切。巴基的反应是畏缩,又一次畏缩,他的脸,空白,但他非常努力想要挤出微笑。

是否需要介入?

指令冲突。命令:待在这儿。保持静止。不介入。

“你看起来不太好,”艾瑞卡打量着巴基,“这段时间你还会按时跟山姆见面吗?”

在电话簿中搜索山姆,共找到一条结果:山姆·威尔逊,心理咨询师,PTSD治疗专家。

“我……有时候会去。”

艾瑞卡叹了口气:“巴基,听着,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,你要学会善待自己,好吗?你没做错任何事,我和西蒙从来没有怪过你。”

巴基回以沉默。面部表情;痛苦,自责,失落。他声音微弱:“我明白。”

“妈妈。”卡丽再次拉扯母亲的衣角,她愁眉苦脸,眼泪汪汪。巴基与她对视,表现犹豫,欲言又止。卡丽呆呆地望着他,突然她的恐惧升级了,眼泪涌出来,她回身钻进AX700怀里。

表情凝滞在巴基脸上。

“没事的,没事的。”AX700安慰女孩,艾瑞卡尴尬地叹了口气,朝巴基做了个抱歉的手势:“她有些认生,没关系的,你要上楼去见见西蒙吗?”

巴基摇头:“不了……我、我还有其他事。我该走了。”

他嗓音空洞,转身,步履蹒跚。是否需要介入?

命令疑似终止,人类状态不佳。结论:介入。

他揽过巴基的肩,一起往外走,没过多久巴基就闭着眼睛靠在他身上。“累。”他嘟囔着,呼吸低沉而且毫无规律,史蒂夫撑住他,小心翼翼地捋着他的肩膀。

“我们回家?”

“不。”巴基摇摇头,“还有别的事,先找个地方让我歇一会儿……”

 

备选方案:公园、咖啡厅、广场。史蒂夫选了公园。

椅子是干燥的,得益于头顶的遮阳伞。他把巴基放在长椅上,轻抚他的额头,告诉他一切都会好的。这里四面通风,巴基可能会冷,他需要水和热量。史蒂夫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,环顾四周,汉堡店没有人排队,扫描营业证书,卫生指数:低。排除。

咖啡是可选项,他不知道巴基喜欢的口味,数据有待补充。扫描菜单:香草拿铁、卡布奇诺、焦糖玛奇朵、巧克力摩卡。分析数据:巧克力摩卡销量最高。

他跟在队伍最末,每分钟前进3.2英尺,他盯着前方那人的棒球帽,眼珠保持静止,眨眼每十秒进行一次。

有个家伙重重撞开了他。

“谁的塑料玩具扔在这儿挡道。”

肩关节侧倾:30度。膝关节失去平衡。重新校准,他只用了一秒就回归站立姿势。撞他的人跑开了,无法扫描正脸。他脱离了队伍,身后的人自动补上空缺。没有人理会他。

史蒂夫自行绕到队伍末端。

十分钟后,他买到一杯摩卡,扫描热量:453卡/100g,足够保持两小时左右的心情愉悦。巴基靠在长椅上仰头望天,史蒂夫回到他身边,将杯子递给他。

“谢了。”巴基咕哝道。

扫描面部表情:放松,愉悦。行动得到认可,史蒂夫露出微笑。

“我刚才又断片了,”巴基费力地支起上身,“我记得我和艾瑞卡分别,然后我们怎么到这儿来的?”

断片,暂时性记忆缺失,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常见表现之一。史蒂夫轻抚他的肩头,把事情发生的经过告诉他。巴基长叹一口气,他似乎是现在才注意到史蒂夫的外套还搭在自己肩上。

“你冷吗?”

“仿生人不会感到热或者冷,”史蒂夫坦言道,“我感觉很好,功能运转正常。”

“好吧。”巴基说,看上去不怎么高兴。他小口喝着摩卡,拒绝搅拌奶油和巧克力酱,而是一口口全挖出来吃了。推测:嗜甜。

“我们接下来做什么?”史蒂夫问。

巴基咽下最后一口咖啡。“你知道附近什么地方能买到日记本吗?纸质那种。”

搜寻结果:超市,日用品商店,文具店。“前方左转一百码处,‘铂金羽毛笔’,出售纸张与办公用品。”

“好,我们走吧。”

再次出发,巴基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。他们走进商店,史蒂夫轻声提供所有他能考虑到的购物建议。巴基不发一言,十分钟后,他把两本日记本交到史蒂夫手上。

“喜欢哪个?”

它们的材质完全一样,线装式装订,封面材质:仿皮。硬度:低。纸质:100克米黄色道林。一本棕色封皮,一本蓝色封皮。史蒂夫无法回答,他沉默了五秒,说:“我建议您选择您喜欢的那本,先生。”

巴基拧眉,面部表情:埋怨。“我是在问你喜欢什么,史蒂夫,这是给你买的。”

“我对颜色没有偏好。”

巴基看起来像被冒犯了,他的嘴角烦躁地绷着:“这是命令,史蒂夫,选一个。”

史蒂夫的处理器飞速运转起来。他可以尝试随机抽选,50%的几率,二选一。或者……

“蓝色,先生。”

结完账,他提着购物袋快步跟上巴基。之后他们平安到家,史蒂夫终于可以问出那个他憋了一路的问题:“为什么给我买东西,先生,这不符合逻辑。我的设定要求我为人类服务,我不需要消费,不需要接受礼物。”

“闭嘴。”巴基瞪他。

然后他递给史蒂夫一支笔,笔杆材质:金属。笔芯颜色:黑色。墨水类型:油性。“写下来,”巴基对他说,“今天发生的所有事,你能记起的,都写下来。”

史蒂夫感到疑惑。指令不明晰。“我有内置备忘录,先生,如果您需要记录重要事项,我能保管它长达173年。”

巴基发出“哧”的一声笑,面部表情:自嘲。“你跟我一样,史蒂夫,这里不太清楚。”巴基指向他自己的脑袋,“我有段时间断片得比现在还厉害,日子过一天忘一天,有些事情我至今都没能想起来。某种意义上你也是这样,你那什么玩意儿缺失了,然后明天早晨你就会忘了我。”

语气解读:失落。原因不明。“但是先生,即便明早我会重置,备忘录功能也不受900a记忆模块影响。”

巴基又叹了一口气,他看起来精疲力竭:“我每天写日记,写满了四本笔记本。有时候我记录重要的事,有时候只记录感觉,今天感觉很好,今天感觉像坨屎,之类的。然后第二天我看到这些,我会觉得,我是活着的。听着史蒂夫,别忙着打断我,也别跟我争论什么仿生人是不是活着之类的破事。我让你写你就写,等明天你忘记我的时候,我会拿给你看。”

“好吧,”史蒂夫又细细看了一眼笔记本,“我现在动笔。”

巴基歪斜着嘴角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

TBC

 

[1]抗议场面参考原作马库斯的章节。

[2]AX是专门照顾家庭的仿生人,游戏里似乎主要体现在家政和育儿方面。

 

街景 

远处的抗议者们



评论(39)
热度(714)

© Vik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