盾冬盾无差

【盾冬】Wild Sea 17(AU,人鱼Steve X 海盗Bucky)

 01  02  03  04  05  06  07  08  09  10  11  12  13  14  15  16

AU,人鱼史蒂夫x海盗巴基,OOC

下章完结!


17

在漫长而又无聊的海上旅行之中,只有三件事能唤起水手的热情:酒、血、和女人。

巴基深知自己属于第二者。

刑架位于船腰,镀金骷髅的船员无一例外均被捆住手脚扔在地上。逆转来得太突然了,巴基不得不承认他对形势的估计过于乐观,从最近的遭遇来看,老天爷恐怕从来就不想让他好过。

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鼓掌和欢呼。“谁来当第一个?”行刑者快活地吼道。施密特悠然立于船舵高台上,他傲慢地伸手点了点巴基。

“承蒙厚爱。”巴基小声咕哝,山姆和克林特朝他投来担忧的视线,娜塔莎一直恶狠狠地瞪着施密特。通常被她那样注视的人都已经身首移位了,但后者只是满不在乎地撇了撇嘴,侧头对大副说了句什么。

“九尾猫!”大副下令。甲板上再度响起兴奋的吼叫。巴基翻个了白眼,九尾猫,老掉牙的把戏,多少年前就不时兴了。行刑者拿起那条有九个分叉的软鞭,迅速在空气中挥舞几下,破空的风声令人脊背发凉。

——还没好吗!

——很快。耐心点。你知道我得分心对付别的东西。

——让耐心见鬼去吧!我马上就要皮开肉绽了!

“不,我改主意了,”施密特忽然出言打断,“不能总让这位先生打斗阵,不是吗?让他歇着去吧,我们需要一位女士。”

伴随着他伸出的指尖,所有人一齐看向娜塔莎。“带她过来。”

娜塔莎的回应是一句粗鲁的问候,伴随一个不堪入目的手势。尽管她的手被绑在身前,但这个手势她做的无懈可击,其含义能让任何一个绅士或者淑女高呼自己受到了最恶劣的侮辱,然后跳进水里清洗他们的眼睛。

半秒的沉默后,船员更加肆无忌惮地爆笑起来。娜塔莎不再赏给他们任何视线,她在刑架跟前站定,脊背挺得笔直。

——快点史蒂夫!

——突然改变计划又不是我的错。

——那怪我吗?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爆你的鼻子。

克林特发出歇斯底里的咒骂,两眼喷火,他几乎就要撕开束缚的镣铐扑上去咬断施密特的脖子。巴基恶毒地瞪视欢呼的人群,他看见艏楼底下躲着一个身影,那张面孔曾属于镀金骷髅的测量员。如今他并未参与狂欢,神情遮遮掩掩,身上不再是脏兮兮的囚服,而是干净的亚麻外套。

“叛徒。”巴基朝他啐出一口,“告密者,活该被剁掉鸡巴的小人。”

“不再来点汤么,大副,”施密特对身边人道,“我发现白嫩的对虾和西红柿熬成的晚餐,正好与美女肌肤上的红痕相映成趣。”

——史蒂夫,算我求你!

舱室中,两个试图给人鱼灌麻醉药的家伙正仰面朝天躺在地上,气喘吁吁,浑身发抖,但不断渗血的喉咙使他们发不出任何声音。人鱼手指染血,此刻他正如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地仰望着天空,喉咙里发出一声诡异的呼啸。

乳白色的浓雾渐渐裂开了口子,夜空恢复了久违的深邃和幽暗,甲板上的众人终于有机会看清三十码以外的景色,他们不约而同吸了一口凉气。是桅杆,断裂的桅杆,上面飘荡着蛛网般破烂的风帆。它属于一艘沉船,不远处还有另一艘。破败、腐朽的木料随着波涛起起伏伏,礁石上人骨横陈,空洞的眼眶直视生者,令人胆寒。

有人发出嘶哑的叫喊:“船、船舶墓地……”

“怎么可能!”

船舶墓地曾经被叫做恶齿湾,是两座大陆中间突然收拢的狭长地带,充满暗礁和某些令水手胆寒的生物。这里沉船遍布,通常没有船会往这里走,大部分宁愿取道东面,兜一个大圈。不过当大雾弥漫时,辨别方向成了巨大的难题,利莫里亚之星虽有绕道的打算,但真正实行起来,他们似乎遇到了一点小小的“阻碍”。

不祥的气氛早在一天前就伴随着大雾在船员之间弥漫开来,所有人都知道鲨鱼群跟在他们的尾迹之后,那是海神的化身,梦魇般的生物。所以施密特策划了一场虐囚狂欢来改善船员们的心情,目前来看效果是不错的,至少在那根桅杆出现以前,船员们真的把他们的处境抛在了脑后。

而此时此刻,狂欢戛然而止,恐惧静悄悄地在人们心底弥漫。就算是从不出海的佣兵也听说过船舶墓地的传说,这是受到诅咒的地方,没有人能活着走出去。数不胜数的船只残骸仿佛一个个无名荒冢,迎面而来的冷风夹杂着恶鬼一般的哭嚎,黏稠的雾气仿佛触手轻轻抚摸着他们的耳朵。月光不知不觉消隐了,而在他们身后,鲨鱼群不断聚拢和游散,犹如一团变化不定的乌云。

大副发出怒吼:“怎么回事!船不是一直向北走的吗!”

“我发誓我一直看着罗盘!”领航员叫嚷道,大副一把从他手里夺过罗盘,指针稳稳地直朝北方,正好是利莫里亚之星航行的方向。

船员之间出现骚动,他们左右四顾,惴惴不安的视线投向漆黑的海面。“左满舵!收起上桅帆!”大副吼道,部分水手如梦方醒,纷纷扯着绳梯爬上桅杆。然而这没有什么作用,风和海浪仿佛有生命一般继续推着船只前行,他们无法退出峡谷,贸然转向的话船头很可能直接撞上礁石。

一个大浪打来,船壳发出令人不安的嘎吱声。施密特下意识地伸手搓揉着自己的红骷髅纹章,他和大副一起发号施令,站在甲板上极力想维持住船员的秩序。“不行,这样下去我们会被困住的。”大副说道,“这操蛋的风!为什么它死活不肯停下来!”

施密特额前冒汗,除了干着急也不知道能做什么。“快想办法!”他说,可他对航海一窍不通,脑袋空得就像个刚被小偷光顾过的口袋。

恐慌在甲板上弥漫,来自镀金骷髅的俘虏们反而被忽略了。巴基悄悄地靠近克林特,后者立刻会意,弯腰蜷进了他身后的狭窄阴影里。

“妈的,疼死我了。”克林特轻声道,为了挣脱镣铐,他刚把自己的大拇指拧脱臼了。现在他平安把手褪出了铁环,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根细铁丝伸进了锁眼。一分钟之后,巴基听见手腕上传来咔哒一声,他的手终于可以自由活动了。

“抓紧时间。”他对克林特说。两人决定分头行动,正在这时,船尾突然传来惨叫。

是鲨群,它们开始行动了。巨齿鲨的跳跃高度可以达到十二英尺,一个无意探出船舷外的水手被咬住胳膊,活生生拖入海内。血腥味激起了所有猎食者的杀意,无数刀刃般的背鳍在鲜血染红的海水里疯狂游曳。船身摇颤,一条银鲨直接朝着船壳撞上来,发出轰然巨响。

然后是第二只、第三只,鲨鱼仿佛扑火的飞蛾一般猛冲上来,又因为重力落回水中,溅起巨大的浪花。它们决不放弃,追逐着利莫里亚之星投下的影子,无休无止。灯光晃到它们的身躯,可以清晰看见鲨鱼的眼瞳犹如深渊一般漆黑如墨。

“用弓箭!”施密特嘶声吼叫。船员无人响应,只有他雇来的佣兵举起武器扑向船舷。箭矢没有起到作用,其中一根刺入了鲨鱼的背部,这条猛兽顿时拱起脊背发出无声的怒吼,庞大的尾巴正好打在箭手腰上,直接将他撞进了海里。

箭手惨叫一声,声音戛然而止。海水翻涌,掀起浪花,肉块,血水,还有泡沫。船上无人再敢靠近船舷一步,一头巨齿鲨带起惊人的巨浪,一口咬断了利莫里亚之星的船板,只留下一个庞大的月牙形齿痕。

“这他妈的糟透了。”施密特喃喃自语,他啪地一声拽掉了自己的纹章,自己却毫无觉察。

测量员连滚带爬出现在他们面前:“深度不到十英寻!我们会搁浅的!”

“收起所有的风帆,全体船员!收起风帆!舵手赶紧回归你的岗位!”

“但是鲨鱼——”

“要么去掌舵,要么我剁掉你的脑袋!”

施密特话音未落,又一条流线型的身影扑上船舷,伴随着一声绝望的惨叫。

“鲨鱼!”领航员发出带着哭腔的喊声,“前面也有鲨鱼!”

水手惊恐地推搡在一起,嘴里惊叫不断,甲板陷入彻头彻尾的混乱之中。巴基早已经趁乱潜入了船舱,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,所有的船员都被集中在外面。他一路前行没有遇到任何阻碍,等他在关押史蒂夫的舱室外面站定时,他忽然深吸一口气,不动声色地正了正领口,拂去灰尘,并尝试把脸上的污渍抹干净。

屋里的血腥味差点把他熏一个跟头,人鱼卧在尸群中央,巴基尽量不去想史蒂夫隔着笼子是怎样割断这么多人的喉咙的。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撬开笼门,史蒂夫从里头扑出来,一把将他的身躯抱在怀里。巴基本来想说点什么,但久别重逢的喜悦胜过了一切,他抬起头,迫不及待地把嘴唇送了上去。

他们立刻吻在一起,像害怕对方消失一般紧紧抓着彼此的脊背。久违的吻无比缠绵,他们的舌头相互勾引,贪婪地汲取对方的气味。等到一吻结束,巴基用胡茬在史蒂夫的肩窝处磨来磨去,手臂滑落,他摸到人鱼久未沾水已经干燥起皱的肌肤,不由得伤感得鼻子发酸,憋了许久的泪水隐隐浮上眼眶。

“别哭了,你脸上脏得不能看。”史蒂夫忍不住发笑。巴基气不过,突然在他肩膀上啃了一口。人鱼笑得更明显了,巴基吞下泪水想从史蒂夫的怀抱里挣脱出来,先是推他的手,但对方纹丝不动,后来他尝试踢对方的鱼尾巴,结果史蒂夫臂上一用力,直接把巴基打横抱了起来。

巴基哇哇直叫,嚎出一连串脏话。好在人鱼出了屋子就把他放回地上,埋头在他毛茸茸的头顶落下一吻。“去哪儿?”他问。

巴基还没彻底回神,一时答不出来。两人面面相觑,不一会儿都笑了。笑声停止以后,巴基才勾着嘴角露出一个杀气腾腾的表情:“回我们的战场。”

 

施密特仍在嘶吼:“大副!船帆!降下船帆!为什么这操蛋的船还在走!”

“没有用,海浪在推着我们前进!”

伴随着指挥者的高声对吼,利莫里亚之星的水手仍在甲板上混乱地奔波,仿佛漩涡中失去控制的海草。鲨鱼越来越多,像是整片海域的捕食者都已倾巢而出,全部集中在一处。这不再是虐囚的狂欢,而是鲨鱼们的饕餮盛宴。

“船桨——对!用船桨!伸出船桨!”

“我们人手不够!”水手长回应道,他和其他人一起拽着缆绳,鲨鱼正在不断撞击船舷,使他们跌跌撞撞难以站立。

“俘虏!派那些该死的俘虏去!”

施密特一语既出,这才如梦方醒。他很久没有关注过甲板上的俘虏了,等他仓皇回头看去的时候,行刑架旁空空如也,早就连一个人影都没剩下。

“在找什么?”一个女声出现在他耳后。施密特惊恐地回身,红发女子鬼魅似的身影在他身侧闪过。施密特学过一些防身术,他急速后退的同时抽出了腰间的长剑。娜塔莎手里只有短匕,从武器上他占优,但当他挥舞着剑刃不断刺向女子时,对方却接连闪开,长发拖拽,成了半空中飘逸的红色尾光。

“去死!去死!”施密特发出怒吼。他的剑锋险些擦过娜塔莎的手臂,后者后跳几步,突然一个旋身。施密特只感觉两条腿毒蛇似的缠住了他的脖子,他面色狰狞,捉住那人的靴子妄图扯开。就在这时娜塔莎重心一倒,施密特被他整个人摔在地上。短匕即将落下时,施密特全身猛地一抽,一根长箭稳稳地钉在了他的心脏处。

“嘿!抢什么抢!”娜塔莎扭头嚷道。

克林特放下了弓箭,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:“我一向睚眦必报。”

混战进入白热化。山姆高高站立,正把一个接一个扑上去的佣兵踹下桅杆,任他们摔得脑浆迸裂。船腰处的惨叫声尤其刺耳,布鲁斯的炼金药剂腾起粉红色的烟雾,每一个不慎踏足的人都脸色涨紫倒毙其中。巴基刚出船舱就险些冲进了这团粉红色烟雾里,立即怒道:“当心友军!”

布鲁斯完全无视他的吼叫,当船医咆哮着抄起一块巨石砸向对手时,巴基默默觉得以后还是不要惹这个人比较好。

史蒂夫加入了战局,人鱼的出现让镀金骷髅的船员们稍显错愕,但见识到他的实力之后,这种错愕转瞬变成了发自内心的敬意。他完全是陆上的鲨鱼,或者比那还要恐怖。没有人能在他手底下坚持十秒以上,最长的一个撑了九秒,然后被他的尾巴扫向胸口,整个人飞进海里,直接在船舷上砸出了一个大洞。

“屁,还说他像什么海军舰长!”山姆吼道,“舰长可不这样打架!”

但巴基喜欢人鱼偶尔暴露的凶性,并深深为之着迷,当人鱼蹙起的双眉染上鲜血时,他兴奋得内脏打结,从头顶到小腿的神经都在颤抖。人鱼一直护在他身侧,没有敌人敢冒险惹他。这让巴基有充足的时间环视甲板,视线扫过每一个仓皇逃命的背影,试图找到最熟悉的那个。

战斗收尾的时候,巴基终于看见前观测员瑟缩在木桶后面,他身边有一具被鲨鱼咬掉脑袋的尸体,身体部分还软绵绵地挂在船上。巴基出现在他面前时,他吓得直往后缩,甚至踉跄得跌坐在地,前者一把拽起他的衣领,直接将他的后背狠狠抵在了船舷上。

“晚上好啊,西特威尔,令人作呕的告密者。想下海游泳吗?”

“饶了我,巴恩斯,我真的没得选,”前观测员发出难听的抽噎声,“他威胁我,不然他就要了我的命——”

巴基皮笑肉不笑:“你兜里的金币可不这么说。”

“巴恩斯,你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把我扔下去的,你不是那种人。”

“或许吧。”

巴基说着,还在前观测员肩上语重心长地拍了拍。对方挤出一丝颤抖的微笑,正在这时,巴基闪开一步,形状酷似人鱼的迅猛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视野边缘,一条幽蓝发亮的鱼尾直接砸在观测员的胸口,他掉进海里,成了鲨鱼争相抢夺的晚餐。

人鱼盘起尾鳍,出现在后面的娜塔莎眨了眨眼,她刚抬起的一半的腿还没来得及放下:“……我还以为是我来动手。”

但巴基已经快活地扑到了史蒂夫身上。娜塔莎翻了个白眼,默默转身回到了打扫战局的人群里。克林特出现在她的左边。

“我要瞎了。”他指着那对又开始接吻的家伙说。


TBC

稍微致敬了一下队2某个经典情节hhhh

评论(14)
热度(429)

© Vik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