盾冬盾无差

【盾冬】Wild Sea 16(AU,人鱼Steve X 海盗Bucky)

 01  02  03  04  05  06  07  08  09  10  11  12  13  14  15

AU,人鱼史蒂夫x海盗巴基,OOC


16


起雾了。

海雾静悄悄在水面上弥漫,黏,而且冷,仿佛是冬天凝固的牛奶,连呼吸都穿不透。这片海域很少有这种大雾的,它就像一个不速之客那样出现在这里,像一条虚无缥缈的巨鲸,静静地张开它钳子似的大口。等着利莫里亚之星不知不觉地钻了进去,它就猛然把入口收拢,让猎物休想挣开它的束缚。

“如果有什么事是我最不想碰见的,就是在大雾天航行,”利莫里亚之星的领航员说,“看不见天空,无法辨别方向,海风也慢得像濒死的老牛一样。这片海域……恕我直言,并不是那么安全,船舶墓地离我们很近。”

“所以?”

“这种天气不适合航行,我们可能误入船舶墓地,我建议就近找合适的港口……”

约翰·施密特挥手示意他住嘴。船长室内,宽阔的办公桌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物什,海图、望远镜、墨水和羊皮纸全部摞在一起。施密特漫不经心地提起鹅毛笔在墨水里蘸了蘸,继续起草他的商业文件。

“我说过了,关于航海的琐事全部去问我雇来的大副,由他进行决策。”说着,他匆匆写下几个字符,自言自语道,“八千枚金币,啧,太少。炼金行会的人鱼血的又一次提价了……”

“但是您才是船长,按照水手的规矩,应该——”

“我想还轮不到你来教育我,”施密特平静的说。领航员当即噤声,他和这位新船长相处不到两个月,已经对他金钱至上的偏执有所耳闻。不然还会有谁为了赚钱亲自下海抓人鱼呢?甚至不惜雇上一船的佣兵。他真是受够了,这条船上真正懂航海的还不超过十个,哪怕是那些俘虏都比陆地人靠谱……

“还有什么意见么?”施密特挑起视线望着他。

“不,没有了。”

“那么出去吧。帮我叫大副进来。”

在等待的过程中,施密特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,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慢慢啜饮。大副推开门进来时,施密特放下杯子,开门见山道:“血壳蝎怎么样了?”

“一滩烂泥,”大副面色纠葛,他看起来焦头烂额,显然昨晚的风暴给他制造了不小的麻烦,“只有很少的几只还能动弹,毒素或许还能有点作用,但我不确定还能维持多久……”

“人鱼呢?”

“还算安分,它很久没有进食,就算一时恢复力气也做不了什么。”大副回答,“而且……我们找到了水晶的碎片,可能风暴让它从底座上掉下来了。”

施密特恶毒地瞪他一眼,从牙缝里挤出声音:“它可不便宜。”

大副支支吾吾不敢说话,但他没有离开,显然他还想说点人鱼以外的内容。犹豫片刻后,他才试探着开了口,“敬请原谅,船长。不过我还是要提醒您,船舶墓地离我们很近,偏偏在这种时候出现大雾,我们真的不找个港口稍作歇息?”

施密特笔尖一顿,一滴墨水滴落下来,转瞬洇入羊皮纸内。“当然。难道一场大雾就把你吓得屁滚尿流不成?”他冷冷道,“去港口又要浪费半个月行程,我没那么多时间可以耽搁,卖家每天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如果你再多问一句,我就割下你的脑袋送给他们抵债。”

大副连忙点头,不再多说一句。正在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,两人对视一眼,大副后退一步把门打开了。

站在外面的是一个高个子,光头,鼻梁上有长期戴眼镜留下的凹痕。如果巴基在这里,他会一眼认出这是镀金骷髅上的测量员,他无比信任的伙伴之一。

“先生。”前测量员朝施密特低下了头。大副悄然出去了,临走时把门牢牢关上。船长室里只剩下两人,施密特双手交叉支于下颚,脸上渐渐露出微笑:

“那么,你想好了么?”

 

“他还活着,而且他已经有计划了,”巴基信誓旦旦地向所有人保证,“我不知道怎么跟你们描述,反正我就是能和他交流。我说的全是实话。”

娜塔莎和山姆望着他,克林特伸出手指开始掏耳朵:“知道了,我们的耳朵没坏,你的人鱼老相好尚能喘气,恭喜。”

“詹姆斯竟然不知不觉会说人鱼语了,”山姆一脸看到乌鸦在海里游泳的表情,“和人鱼干了一炮就能学新知识?哈,下次我去找个鸟妖约会试试。”

“呃……”巴基尴尬地挠了挠脖子,“虽然我并不想转述这句,不过人鱼让你们‘注意语言’。”

深夜,久违的休息时间,镀金骷髅的船员们再度聚在一起窃窃私语。巴基起先没有加入他们的活动,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在梦游,间或喃喃自语,脸上的表情一会儿就变一个样。

没有什么能比重新和人鱼取得联系更让他兴奋了,如果没人打扰,他一整天都会维持在这种状态里。山姆曾出于好奇偷听过一阵,但只待了十分钟就转身离开了。

“太恶心,”他翻了个白眼,“不得不说,詹姆斯的情话水平简直丢我们全船人的脸。‘我想你,看不到你我要发疯了’这种话居然是他说出来的,呕——”

他发出夸张的干呕声,克林特为此笑得险些跌倒地板上,娜塔莎则不置可否地摆了摆手。

“我至今依然不敢相信他会和人鱼搞在一起,还不是漂亮的女人鱼,”克林特说,“那家伙长得像个该死的治安官,或者是海军舰长,像各种不苟言笑胸前挂满奖章并且被画在油画上的人物。你说他只是长成这样还是他的个性也是这样?不对,人鱼有个性吗?”

“人鱼和人的区别就是多了条尾巴,”娜塔莎说,并在克林特的后脑勺狠敲一记,“你能活这么久是因为你不爱管闲事,我希望你保持这个优点,并发扬光大。”

巴基和人鱼的“谈情说爱”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当他回到众人面前时,嘴边的笑已经收回去了。这也不怪他,之前史蒂夫讲的过往还在心口没压下去,又接连发生这么多糟糕透顶的事。他替自己委屈,也替史蒂夫委屈。好不容易有点喘息之机,两人说上话了,他嘀嘀咕咕倒了半天苦水,眉宇间终于露出一丝松懈,但没能维持太久。一想到大伙还被困在这条船上,郁闷瞬间就像开了闸,直接蔓延到脸上去了。

他拖了个破木箱坐着,膝盖塞在胸口,整个人团得像个球一样。不少人在看他,他干咳一声,用力揉了揉太阳穴,试图掩去脸上的情绪。

“大伙都等着开会呢,”克林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要不要我们回避一下,好让你和人鱼再做点什么?”

“抱歉。”巴基揉揉鼻头,破天荒没有和克林特对骂。后者和山姆交换了一道视线,用手比了个一箭穿心的动作,然后自抹脖子吐了吐舌头。

娜塔莎又在克林特和山姆背上各敲了一记,绕开那两人大步朝巴基走来。“收收你那落水小狗的眼神,小可怜。”她靠近巴基的脸,顺手在他下巴上拧了一下。巴基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,他看起来好多了,眼底的疲惫已经被坚毅所取代。

“好吧,我们说到哪了?”巴基说着,手顺着脸往上抹了一把,把散落在额前的头发一股脑捋到了脑后,“史蒂夫,哦,对,他的名字是史蒂夫,我希望能接纳他成为我们的伙伴。”

“显然他已经是了。”娜塔莎挑起眉毛,“说关键的吧,他有什么计划。”

“我不会说得太多,不是他不信任你们,而是他不太习惯向每一个人类……敞开心扉。”

“好吧,被爱神选中的男孩,你尽管保密,”克林特露出一个无所畏惧的笑容,“老实说还挺好玩的,这种‘前方一团迷雾,但你知道迟早都会有个惊喜’的感觉。像在看一出舞台剧,而我们既是观众又是演员。”

布鲁斯的声音悠悠地飘过来:“但愿不是惊吓。”

“我们需要武器,随便是什么都行,”巴基说,“我们只有二十个,要和他们四十人对峙,只能指望准确而且迅速的奇袭。拳头不够有效,最好是几秒内就能把人弄死的东西。”

“这个好办。”娜塔莎露出微笑,巴基完全看不到她从身边哪个地方掏出来了一块碎玻璃,下面用布条缠过了——一把锋利而且足够轻巧的匕首。山姆和克林特会意一笑,他们手里也有同样的东西。其余船员大都有所准备,废旧木箱被搬开,淤泥被拨走,巴基面前出现了琳琅满目的尖锐物品,玻璃、削尖的木棍,餐叉和餐刀。布鲁斯拿着一小瓶粉色东西,像是女士香水,在周围人向他投来怀疑的视线时,他冷冷一笑:“炼金药剂,我可爱的收藏之一。”

“很好,完美,”巴基除了称赞已经说不出别的了,显然他的伙伴从来就不会让他费心,“我们随时都可以动手,只要静等一场骚乱,那恐怕利莫里亚之星有史以来最恐怖的骚乱。”

众人都在专心聆听。“我真是越来越期待了,”克林特说,“会发生什么?”

“保密,”巴基微微一笑,他听见史蒂夫也笑了,这令他的表情更加愉悦,“史蒂夫说一切只看施密特会如何应对,他越是迟钝,就死的越快。”

“太无耻了。”布鲁斯说,但他脸上的笑容证明他很喜欢。

船员们兴致勃勃,交头接耳。没有人注意到,就在他们低声讨论的时候,前测量员已经悄悄消失在门后。尽管他仍是俘虏,但底舱外面的看守任由他从鼻子下面通行,什么也没做。

 

“你不知道?什么叫做你不知道。”

“巴恩斯什么都没说,他说人鱼不相信人类,他只让我们安心等,说船上会爆发骚乱。”

窗外的雾气仍在弥漫,像一只苍白、冰冷的手,正用纤长的指尖静静描摹着玻璃舷窗。施密特起身把窗子合上了,他胸前的红骷髅纹章在灯光下泛着铜色的光泽,每当他有心事的时候,他总是不自觉地用指尖来回摩挲骷髅的脑门。

“骚乱?”他难得认真起来,眉头蹙起,“我真该杀了那条人鱼——不,还不行,他活着比死了更值钱。既然如此就杀了巴恩斯,他早就该死一次了。”

伴随着急促的敲门声,船长室的胡桃木门像要碎裂那般震动起来。施密特不耐烦地把手一挥,赶走了花钱买通的测量员,朝门外道:“别再虐待那扇门了,赶紧进来!”

大副立刻推门冲到他面前,两只手不由分说地按到了办公桌上。“大人,有些不寻常的事态,请跟我来一趟。”

施密特怀疑地瞅着他,没多说什么,跟着他穿过了利莫里亚之星的长廊。干活的船员看见他们都纷纷站开,自动让出一条走道。巴基立即闪身躲进门后,朝施密特的背影连比三个粗鲁的手势。山姆看了忍不住掩嘴憋笑。

施密特没有留意到这些小插曲,他跟随大副登上楼梯,来到船尾甲板。浓雾笼罩了利莫里亚之星的船身,垂挂的玻璃灯球将奶黄色的光源投在雾气形成的屏障上,人影流动,仿佛一个个虚无缥缈的鬼魂。

“操蛋的天气。”几乎每个水手都在咒骂。这雾太邪门了,连风都没办法动它分毫,它就是一堵城墙,一个笼子,或者说一个尺寸恰好的棺材,散发出阵阵不详的气息。

大副高举着提灯,将光线投向船后的海面。浪花翻涌,泡沫飞溅,银光闪闪的水纹足足拖拽出几十英尺,消失在浓雾构成的城墙后面。施密特凝视了几秒,不耐烦道:“要我看什么?”

“大人,您仔细留神。”

施密特顺着他的手指探出身去,波涛之下暗影流动,数个三角形的背鳍犹如死神的风帆一样浮现出来,稍纵即逝。片刻后,又一条流线型的黑影紧贴水面划过,大小远超一个成年人。大副见状倒抽一口凉气,施密特听到他因恐惧而屏住呼吸,不由得发出嗤笑。

“我昨天的晚饭就有冻鲨鱼肉,能和土豆一起掉进我肚子里的生物究竟有什么可怕?”施密特说,“还有,就连我这样的陆地人都知道,鲨鱼喜欢跟随人类船只的尾迹寻找食物。”

“不,没那么简单,”大副回答,“银鲨、巨齿鲨、锤头鲨、恶魔鱼,我能想到的一切肉食动物都在那里了,可能有几十条。奇怪的是他们和平共处,除了跟着我们什么也不做,简直就像被什么召唤而来一般……”

“那就放箭射死他们。”

“大人,绝对不行,”大副把头摇成了拨浪鼓,“鲨鱼是海神的化身,不可得罪,他会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的。就算您下了这个命令,水手们也不会遵从。何况……”

“何况什么?”

“鲨鱼皮的厚度堪比树皮,贸然放箭大概会激怒他们,除此以外没有半点用处。”

施密特冷笑出声,大副被几条鲨鱼吓得瑟瑟发抖的模样令他嗤之以鼻。“太邪门了。”对方还在喃喃自语,“从来没见过这种事。”

“到此为止。”施密特打断了他,临走前,他回身下了一个简单的命令,“连水晶转轮都没有了。妈的,去给人鱼灌麻醉药,不管他吃还是不吃。然后把那个漏网的瞭望员带过来。”

“您说的是……镀金骷髅上的詹姆斯?您不杀了他?”

“我当然会杀了他,”施密特挤出一个冷笑,“但船员们太无聊了,连浓雾和鲨鱼都能吓得他们尿一地。去给他们找点乐子。”

 

TBC

情人节快乐!

然而并没有贺文←你滚

评论(6)
热度(377)

© Vik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