盾冬盾无差

【盾冬】Wild Sea 14(AU,人鱼Steve X 海盗Bucky)

 01  02  03  04  05  06  07  08  09  10  11  12  13

AU,人鱼史蒂夫x海盗巴基,OOC


14

巴基从未想过他还能见到这些同伴。娜塔莎,憔悴却仍然美艳动人。克林特,像只疲惫的老狐狸,眼里依旧闪着狡黠的光。布鲁斯,这里不能做研究了,所以他的脾气始终处在爆炸边缘。还有许多镀金骷髅上的伙伴,每一个他都认识,每一个见到他都露出了喜忧搀半的表情。

“你不该回来。”娜塔莎开门见山地说。

“而且还带着人鱼回来,你是傻子吗?从悬崖上往下跳的人都比你清醒。”克林特一边说一边往巴基脸上抹船缝里的黑泥,完全无视了后者的挣扎和抗议,“闭嘴你这娇气的公主,不想被人认出来的话就老实待着别动。”

“我只是想——”

“让你闭嘴,不然我就把这东西往你嘴里塞了。”

巴基不吭声了,睁着一双大眼,任由克林特和山姆把他变成了一个臭烘烘的乞丐。“我不知道能藏多久,” 山姆语重心长道,“所以你最好告诉我,你出现在这里是有计划的。”

“在我弄清楚敌人的本事之前,计划总赶不上变化,”巴基说,“时间宝贵,快告诉我有关这条船的一切,他们有多少人,多少武器储备,如何轮班,然后我试试我能不能想出办法,把我们挂在断头台上的脑袋往后挪那么几英寸。”

“现在快死的人只是你,”布鲁斯没好气道,“我们多少可以活到船靠岸的时候,联邦对海盗的刑罚是什么?无期徒刑?”

“取决于你手上有多少条人命,考虑到死在你的试验药物里的那些,够多了,医师。”

娜塔莎打断了他们无聊的拌嘴,短暂的交流过后,巴基大体知道了军舰的情况。船上人不算多,四十几个,但有很多皇都出产的武器。他们是专门为了人鱼来的,对镀金骷髅的突袭干净利落,直达要害。穆斯达修死于战斗,娜塔莎领着剩余船员坚持到了最后一刻。

令巴基感动的是,这里没有人认为是他和人鱼引来了祸事。娜塔莎说,留下人鱼是她和穆斯达修的主意,要怪也只能怪在他们头上。

“在座的都是海盗,追逐黄金是我们的本性,别像个傻子一样想不开。”山姆边说边轻轻地拍了拍巴基的肩膀。

这条军舰处理俘虏的方式接近海盗,贸然出头的被杀鸡儆猴,剩下的全部关起来当苦役。军舰任何一个人都有资格鞭打他们,他们打扫甲板,搬运重物,在无风的时候榨干最后一丝力气划桨,还要时不时取悦无聊的船员以保住性命。即便天热的时候船舱闷得像蒸笼,俘虏也不能去外面透气,活动范围仅限底舱、粪仓和各种肮脏操蛋的地方,随时有人监视他们干活。

沦为阶下囚以后,镀金骷髅的前船员们并没有放弃抵抗,但他们深知在这里发动暴乱是不现实的行为。他们偷偷讨论许久,对比双方的实力,娜塔莎认为他们只能通过大量的流血牺牲占领这条船,但是然后呢?这可是艘军舰,该死的海军舰队肯定就在附近,船上的人只用发出一声警报,他们就死定了。

于是大伙忍气吞声,直到今天。

“船上的制度呢?”稍加思索后,巴基问道。

“两次轮班,休息的人可以尽情享乐,大部分人选择烂醉在甲板上。苦差事都交给我们这群俘虏,不过这可不是接纳我们的信号,我们要在这里干活到累死,而且永远不会获得加入他们的机会。”

巴基陷入沉思:“四十几号沉迷享乐的混球,不杀了你们,却留下来当苦役?符合传统,看来他们人手不足。你们和船员有交流吗?”

“没有,不过听口音都是皇都人,”娜塔莎说,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我也观察过,大部分人身手不错,身经百战,言谈粗俗但多少有一定教养。绝对是士兵出身。”

巴基摇了摇头:“……也可能是雇佣兵。”

他一语既出,所有人都是一愣。“什么意思?”山姆追问,“你说他们不是海军?”

人们面面相觑,蚊蚋般的议论声在底舱弥漫开来。众人的目光让巴基有些不自在,他缩了缩肩膀,干巴巴道:“我不是很确定。”

“说说你的理由。”

巴基深吸一口气,低头指着地板,“我觉得这里太脏了。”

“你是有洁癖还是怎么的。”克林特嗤之以鼻。

就在他们交谈的时候,放风的船员突然发出警报:“嘘——嘘!有人来了!”

所有人同时噤声,横七竖八地躺倒在地,安静得像一排尸体。巴基尽可能垂着头,不动声色地打量四周,目光掠过每一个人的脸。他们的人太少了,像一群直不起腰的芦苇,每天都在忍受高强度工作的折磨。没有了穆斯达修,这些船员仿佛失去领袖的羊群,眼里失去了海盗的血性,只剩下疲倦和茫然。

必须尽快定出计划。巴基心想。

看守匆匆扫了这些人一眼,口中不知道骂骂咧咧地说了句什么,便转身离开了。等周围安静下来以后,娜塔莎又把众人召集在一起,他们低声商议对策,一旦有人靠近就躺下不动。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一整夜,几乎没人有空合眼。

翌日,俘虏在鞭笞和喝骂中出门干活,巴基尽可能混在人群里,多亏他的伪装,他看起来丝毫不显眼。中午他们干掉了和苍蝇的伙食处以同等水平的午饭,巴基只吃了很少的一部分,他觉得自己能保持不吐出来就不错了。然后他们继续工作到凌晨,在累死的边缘挣扎,一旦守卫松懈,他们就尽可能找机会聚在一起,小声讨论探听来的一切。

克林特和山姆在可活动的范围里小心翼翼地兜转许久,凭着记忆力将大致地形传达给了所有人。他们已经掌握了休息处、储藏室还有军械库的大致位置,这很关键。人鱼的笼子位于中层甲板,是一个单独辟出来的舱室,附近重兵把守,不住人,隔着一条走廊的对面只有一个酒库。

没人能靠近那里,巴基甚至不敢尝试,生怕有人把他认出来。他绕开这片危险地带,找到机会偷瞄了几眼外面。船头处悬着一块木板,上面刻着船名——利莫里亚之星,然而巴基挖空脑袋也想不起这个名字属于哪一支舰队。他还发现这条船保养得很好,主帆崭新得像刚运出造船厂,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防腐涂料的味道。

月亮升起以后,船钟敲响午夜最后一次报时。镀金骷髅的前船员全部回到了底舱,看守正在酗酒,锁上大门以后就再没往里面看过一眼。周围不断飘进浓烈的酒臭,还有看守的大笑与怒骂。众人累得直不起身,各自找地方躺倒以后,只剩下间或响起的叹气声。

巴基蹑手蹑脚地溜到娜塔莎身边,顺带叫起了山姆和克林特。“有个问题。”他说。

“什么?”

 “……你们了解军舰吗?”

另外三人都摇了摇头。

“我是在军舰上长大的,我了解她们就像我了解我自己一样,”巴基轻声说,“我从没见过这样的船,没有严明的禁酒制度,没有恰当的上下级礼节,这些水手举止言谈肆无忌惮,彼此之间更像是伙伴而非战友。连轮班制度也非常不合理,这条船远离大陆,她需要彻底的检查,每一个角落都必须保持干净整洁,船壳不能腐蚀,缆索不能破损。——瞧瞧我们脚底。”

众人皆退开一步,他们脚下就是军舰的最底部,肮脏的淤泥渗透木板的缝隙,连接处的金属锈蚀不堪。空气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气味,船身每一次摇撼,底舱堆积的垃圾就轰隆隆从一头滚到另一头。

娜塔莎以手托腮:“船长看起来经验不足。”

“但我见过比这更糟的。”别的船员打岔说,话一出口这人受到了大伙的注目礼,这令他心虚地压低了声音,“……但不是军舰。”

“光有这些还说明不了什么,詹姆斯。”

“我知道。还有一个问题,这条船的船帆太新了,新得像刚买的。”说着,他找了个不那么脏的地方坐下来,“你们还记得商会的传统吗?”

山姆恍然大悟:“迷信的陆地人,出海的时候为了讨海神欢心,会换上崭新的船帆。”

娜塔莎接着他的话往下说:“而海军从来没有这种习惯……你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思路,詹姆斯,我们之前从未怀疑过这条船不是军舰。”

片刻的静默,众人各自思索,更多的船员加入了讨论。布鲁斯慢慢地用食指挠着下巴,半晌后,他说:“有道理。伪装成军舰有太多便利,海上畅通无阻,大部分海盗都忌惮三分。还记得镀金骷髅上一次袭击的商船么?载着人鱼那艘。为什么那次袭击会惊动海军?海上大大小小的劫掠数不胜数,舰队一直没有作为,为什么突然盯着我们不放?如果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混账交易的话……”

巴基舔舔嘴唇:“那么对方就是冒牌货。”

娜塔莎想了片刻:“如果这个结论是正确的,肯来海上的雇佣兵很少,更别提凑出四十个船员。除非……”

“商会委托。”

众人如醍醐灌顶,发出轻叹。什么商会最近对人鱼感兴趣,他们听说过的,有个名字呼之欲出——

“海德拉?”

克林特立刻露出怀疑的眼光:“我听说他们只做陆上生意。”

“这我知道,反正这些都还停留在猜测的阶段,你听到的传言也不一定真实。”娜塔莎说着,伸手揉了揉太阳穴,“刚才关于军舰的部分,詹姆斯,我希望你有完全的把握。”

“如果有一句假话,你大可以杀了我。”巴基边说边比划出一把并不存在的尖刀自抹喉咙,做了个鬼脸。山姆一掌拍在他背上,让他踉跄了一下。

结论既出,人群像打了强心剂一样振奋起来,巴基的猜想给了他们新的希望,脾气暴躁的布鲁斯甚至想立刻找到武器杀出去。“够了,诸位理智一些,”娜塔莎打断了嘈杂的说话声,“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,以便制定对策,在这前必须沉住气,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。詹姆斯,过来。”

巴基发现昔日的大副正用一种征询意见的语气和他说话,而不是以往的命令加埋怨,这令他脊背僵硬,甚至有些迈不动腿。等他走到娜塔莎身边,对方瞥他一眼,语调沉稳:“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?”

巴基深深地吸了口气:“按兵不动。这是一座海上囚笼,我们出不去,他们也不出去,保持现状对大家有利。大伙打起精神,用耳朵听,用眼睛看,利莫里亚之星上每一个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不要放过。”

说着,他抬头缓慢地扫向四周,眼睛在黑暗中格外明亮:“山姆,克林特,如果有机会你们尽可能靠近人鱼的牢笼,我想知道他的情况。娜特,我知道你成为水手以前当过刺客,潜行和伪装难不倒你,船长室就拜托了。我记得你们当中有小偷出身的,是谁来着?”

一个矮个子举起了手。

“好,暂时还用不上你,不过我记住了。布鲁斯……关于人鱼,还有血壳蝎,你要能想起什么尽快告诉我。还有管好你的脾气。”

船医做了个深呼吸。

随着讲话的继续,巴基的声音愈发镇定,充满令人意外的威信。如果有人了解内情,会发现他的沉着和某条人鱼有着奇妙的相似。娜塔莎在他看不到地方点了点头,与克林特交换了一道意味深长的视线。

“大伙小心为上,”巴基最后说,“情况哪怕有一点不对劲就立刻收手,不要冒险,千万不要。然后……好好休息,安心等天亮吧。”

众人点头,娜塔莎挑了挑眉:“你是在发号施令吗?”

巴基这才露出窘迫:“不,我不是……”

“挺好,就按你说的做。”


TBC

评论(20)
热度(386)

© Vik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