盾冬盾无差

【盾冬】Wild Sea 13(AU,人鱼Steve X 海盗Bucky)

01  02  03  04  05  06  07  08  09  10  11  12


AU,人鱼史蒂夫x海盗巴基,OOC


13 

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,简直让人措手不及。

军舰离他们还有将近半海里,而且他们躲在阴影里,按常理推断,这种距离对方就算发现他们也做不出什么事。军舰上的瞭望员最多指着天边的一点道:“咦?一条巴掌大的小渔船,怎么可能,看错了吧。”

但它就是发生了,像一个预先布置的陷阱,早就恭候他们多时。巴基听见海风带来一丝微小的声音,起初很模糊,像叶子在树梢摇摆,灰尘飘坠落地。后来越来越近了,犹如不知名的女声哼吟出慵懒的旋律,就那么很薄很细的一缕,妩媚妖娆,一眨眼就荡到了眼前。

这声音擦过他耳朵的一瞬间,他浑身就僵住了。“那是什么?”巴基从牙缝里挤出声音。歌声太耳熟了,虽然很多地方不太一样,但不会错的……不、这不可能。

史蒂夫没有回答他,事实上,从歌声响起时候人鱼就没有动过。巴基侧头,他看见史蒂夫的身躯抖得不像话,像是正在忍受极大的痛楚。他的眉头拧起,两腮极力一张一合,如同脱离水面的鱼一样无法呼吸。

“史蒂夫!”

人鱼完全没有听到,他的瞳孔不再聚焦,渐渐染上墨汁一样黑色。巴基竭力呼唤他,而史蒂夫突然把他推开,身躯仿佛脱力一样绵软,跌跌撞撞朝着海水滑去。巴基惊恐地伸手去抓,但人鱼的尾巴滑得像水,他只抓到湿漉漉一手空气。

“不!史蒂夫、求你——不!”

人鱼坠进海里,除了一串涟漪什么都没留下。“操你的,”巴基的声音嘶哑,像是有人扼住他的喉咙阻断了呼吸,“这一点也不好笑。”

军舰上传来进攻的号角声,她在转向,缓缓靠近。巴基完全顾不上注意这些,奇妙的歌曲仍然在继续,像一把白得发亮的尖刀慢速刺进他的心脏。他花了半分钟才回想起那是什么东西。水晶转轮!妈的,那帮混蛋简直奸诈到了骨子里。

他们就是冲着人鱼来的,所以史蒂夫……史蒂夫!

他猛然抬头,如梦初醒一般纵身扑在船舷上,朝着空无一物的海面发出绝望的嘶吼:“滚回来!史蒂夫!你这不长脑子的自大狂!聋子!瞎子!我在这里!操!”

全无回音,海面仿佛和天空中的云翳结成共犯,只向他投来冰冷的注视。他吼了几声,狼狈地垂下头跪坐在地,散乱的头发枯草似的被海风糊在脸上。理智告诉他现在应该扔下史蒂夫赶快逃走,但他完全没有动弹的念头。他咬着嘴唇,幻想船上藏着几十桶火药,好让他毅然决然地放一把火,调转船头和那艘混账军舰同归于尽。

这个念头就像魔鬼一般暴跳出来,转瞬占据了脑海。他站起来,摸索打火石的时候,他的嘴角绷成了一条直线。正在这时船尾突然一阵震荡,一条滴着水的手臂出现在上面,指甲抠进船体,接着是另一条。史蒂夫湿淋淋的金色头发出现时,巴基跌跌撞撞扑上去握住他的手,这才感觉停跳的心脏渐渐恢复了跃动。

“海妖之歌,”史蒂夫喘着粗气,眼睛睁了又闭,看起来连动一下都十分困难。“我控制住了,没事,我已经有伴侣,它不会影响我太久。快走……”

巴基心跳如鼓,尽量压下因“伴侣”二字颠簸起来的情感,转身用力扯动绳索。苍蝇号终于动了,像条急于逃离鲸鱼之口的小虾,庞大的军舰紧随其后。巴基尽量使自己保持平静,但他的声音在微微颤抖:“上一次,他们就是这样抓住你的?”

人鱼艰难地点了点头。

巴基用力攥着拳头,胸中升起一种想要把什么东西撕成碎片的欲望,最好是军舰上的每一个人。

如果他们能逃掉的话。

该死的,他们本来有一连串计划,怎样跟踪,怎样复仇,现在全成了泡影。歌声越来越明显了,比起优美的旋律,更接近于指甲刮玻璃似的噪音,像一堵密不透风的墙似的压过来。巴基感觉脑子里嗡嗡直响,手上一片黏腻,一低头,他的掌心竟然不知不觉被缆绳磨破了。

砰地一声,一支挂着绳索的抓钩钉在了身后的甲板上。

然后是第二支,第三支。人鱼的胸膛急促起伏,胳膊绷得青筋暴露,他力竭了,海浪不再响应他的声音,船更是一寸都不能再动。巴基看到一个笼子从天而降,接着是数不清的石块。苍蝇号的甲板瞬间被砸出一个大洞,海水喷泉似的涌上来。巴基抽出短剑负隅顽抗,他坚持了不到三分钟就被军舰上的人摁在地上,其中一个狠狠揍了他一拳,让他眼冒金星,差点忘了自己身在何处。

他叫人鱼的名字,史蒂夫用痛苦的嘶吼回应他。笼子是精铁制的,无懈可击的工程学产物,进去以后就无法脱身。而且巴基清楚地看见笼子分为两层,外层通往内层的隔板已经打开,数以百计的血壳蝎正在涌出来。这种爬虫的毒液能轻而易举地麻痹一个成年人,史蒂夫或许有超乎常人恢复力和代谢力,但如果是几十只……上百只一起下口呢?

人鱼尖啸着扭动身体,尾鳍无数次撞向笼壁,力道几乎能将一条小船砸成碎片。巴基不忍再看,情愿被关在笼子里的是他自己。数分钟后,人鱼的声音渐渐小下去了,和巴基声嘶力竭的呼唤声一起。巴基做了最后一次努力,他踢开牵制他的士兵,朝着史蒂夫纵身一跃。然而他高举的双臂只和笼子边缘插身而过,铁笼在他缓缓眼前上升,接着后脑传来重击,他失去了意识。

 

或许只有在绝望之中,巴基才能保持令人叹服的冷静。被拽上军舰甲板时,他眼睁睁地看着史蒂夫消失在船舱内部。他的身边就是那个令人作呕的水晶转轮,乐器已经停下了,巴基能清晰地看见透明的白水晶里呈着一团血肉模糊的物质——人鱼的大脑和内脏。

他的视线匆匆从上面掠过,未加停留,这时他看到甲板内侧悄悄伸出了一只手。或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,对方打了个手势就收了回去。巴基看清以后简直喜出望外,一个冒险的计划立刻跃然心头。

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第一步,他需要尽早从这帮守卫眼里消失。最好是名副其实的“消失”。

“这不是镀金骷髅的漏网之鱼么?想要私吞人鱼的穷鬼之一,真以为你那苍蝇大小的胃袋里装得下千万黄金?”

一个陌生男人走近了,他四十来岁,金发从头顶三分之二处向左右分开,梳得油光水滑。他穿军装外套,戴着护膝和绑腿,胸前有一枚红色骷髅形状的胸针。

这人看起来就是船长了,很好,巴基已经记住了他的面容。即便是下地狱,他也坚信自己也会爬出来剁烂他的心脏。

船长在他面前站定:“死到临头,还有什么想说的么?”

“当然了,狗娘养的贱货,”巴基面带微笑地送出他词汇表里最肮脏的问候,“你眼里大概糊满了带血的臭钱,为了一条人鱼耗费如此多的精力,你也不怕你的鸡巴从此软成一摊稀烂的屎?”

“哼,你这狂妄——”

“怎么了软屌男?你操母猪的时候难道也会这样支支吾吾涨红了脸?”

“该死的,我怎么可能——”

“叽里呱啦叽里呱啦。贱种的话我听不懂——”

成为孤儿开始就混迹于底层水手之间的巴基,大概有八百种把人骂得恼羞成怒的办法,何况是对面这个看上去心高气傲的家伙。他没让对方正常讲出一句话,只要男人一开口,他就用一切带有排泄物和生殖器的词汇浇他一头一脸。男人终于气急败坏地扇了他一耳光,勒令手下把他扔进桶里洗干净嘴。巴基被拎出来时还在笑,咧嘴啐出一口,准确命中了男人的鞋尖。

“将他扔进大海!”

很好,男人成功被他气炸了。没有折磨,没有鞭笞或者其他什么混蛋玩意儿,干净利落的死刑。这回可没有什么柔软的织物迎接他了,他直接落进海里,冰凉的海水瞬间由头蔓延至脚。甲板上的船员都在鼓掌大笑,他们的船长挑眉瞪着他,似乎在问“这下还有什么话可说”。

巴基在笑声中挣扎,然后沉没,消失在军舰留下的水纹里。“帮帮我,史蒂夫。”他在水中暗自默念,右手拢起,拇指用力摁在戒指的机关上。

一股温热的液体渗进了体内。

他感觉胸前有火在烧,因为缺氧而窒息的器官重新运转。人鱼血能修复一切损伤,也许只是暂时的,但够用了。他睁开眼,双臂用力破开水流,军舰沉入水下的底部犹如漆黑的山脉一般清晰可见,巴基蹬了一脚海水,笔直地朝着前方游过去。

很近了,他吐出一串泡沫。海水在他身边流逝,他沿着光滑的船体搜寻,拉住了一处可以攀附的凹陷。被这样庞大巨物拖拽的感觉可不好受,还不如挂在绳索上喂鲨鱼。噢,还好这里没有鲨鱼。他尽可能使身躯贴近船壳,稍微恢复力气之后,他开始向上爬行。

这真是相当漫长的一段经历,寻常人恐怕早就溺水而死,但巴基挺过来了。他浑身疼痛,腹腔翻涌,差点把早饭全部吐个干净。尤其他的左臂,本来以为骨折已经痊愈了,现在却一阵一阵痛得钻心。等他终于能把脑袋伸出水面时,感觉毕生都没有享受过如此甘甜的空气。

这里是军舰的尾部,就在巴基头顶三英尺的地方有一扇小门,属于粪仓,只有在船员需要倾倒垃圾的时候才会打开。除非他们探出半个身子,否则绝对不会看见挂在下面的巴基,后者就像是只猫似的四肢贴墙,牢牢抓着缝隙站定。

好了,他只能做这么多了。但愿之前他看见的手势不是幻觉。他认得那只手,无疑属于镀金骷髅的领航员山姆。知道他还活着比什么都令人庆幸,而那手势的意思是:粪仓,凌晨两点。努力活下来。

这几个小时是最难捱的,飞溅的海浪不断冲刷他的身体,膝盖磨破了,又在人鱼血的作用下迅速愈合。他眯着眼睛看太阳一点点下落,船体的阴影犹如倾倒的天平,由上而下一点点覆盖周身。“史蒂夫,”他在心中默念人鱼的名字,“如果你听得见的话,坚持住,我他妈都没死,你必须给我坚持住。”

月亮悬垂天际,照得海面像铺了一层银子一样。巴基觉得手脚都麻木了,嘴唇可能咬出了血,满嘴都是腥味。等到头顶上的木门终于打开的时候,他闭上了眼,将命运交给老天裁决。下一秒,山姆惊喜的声音传来:

“天啊,上帝啊,海神的亲娘啊,你真的活着!”

一根绳子被抛在他身边,巴基艰难地把手脚从船体上“拔”下来,他简直怀疑自己还有没有力气拽住绳索。山姆把他往上拽,三分钟后,巴基软倒在他的肩膀上,险些把他绊一个踉跄。

对方还在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他:“我只是想赌上一把,之前看他们把你扔下去了,我以为——”

“老天爷还是愿意赏我一点慈悲心肠的,而且我一向赌运不错。”巴基刚挤出一个笑,下一秒就冲到墙边呕吐起来。

“安心吐吧,反正这里是粪仓,”山姆怜悯地望着他,帮他顺了顺脊背,“老天爷大概也不想让你的灵魂飘上去恶心他,他也会吐的。”

“谢谢夸奖。”巴基用袖子抹了一把脸,“告诉我,现在是什么情况。”

“镀金骷髅死了一半人,剩下的被关在这里当奴隶,据说上岸以后才会审判我们。”山姆说着,微微叹了口气,“今天有个可怜的弟兄不在了,我们秘密处理了尸体,你正好可以顶替他混进去。那帮算上脚趾都数不到十的低能儿应该没那么快发现。”

“怎么去?”

山姆意味深长地指了指旁边的木桶。

“呃……哇噢!”巴基翻了个白眼,他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“放心,大体上是干净的。先让我想办法把你弄到底舱。”


TBC


小虐怡情~

这篇大概八万字吧,应该还有五到六章完结

评论(20)
热度(404)

© Vik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