盾冬盾无差

【盾冬】Wild Sea 12(AU,人鱼Steve X 海盗Bucky)

01  02  03  04  05  06  07  08  09  10  11


AU,人鱼史蒂夫x海盗巴基,OOC


12

 

清晨,海岸笼罩在朦胧的淡金色晨曦里。一群小巧可爱的蓝沙龙蛇正在平静的海面上跳跃,溅起一朵朵晶莹剔透的浪花。巴基坐在沙滩上打理自己的头发和胡须,感谢上天,镀金骷髅把他的短剑留给了他,他可以一直保持自己仪容整洁,免得变成一个满脸毛发的野人。

他用棕榈丝编成草绳,将头发向后扎紧,这让他的脸显得精神不少。他面前放着一面有贝壳装饰的黄铜圆镜,是人鱼洞穴里的收藏品之一。史蒂夫曾带他参观过人鱼的宝物库,不得不说,那里面的东西实在让人叹为观止。

并不是好的叹为观止,而是让人目瞪口呆,仿佛丧失了语言功能的那种。宝物库在一个遍布孔洞的钟乳石洞穴里,需要穿过一条错综复杂的暗渠。巴基本以为自己会看到价值不菲的宝石、珍珠或者贵金属,没想到那些蜂巢一般密密麻麻的格子里,盛放的全是石块、鱼骨和海藻一类的玩意儿。

史蒂夫自豪的指着一面墙告诉他,里面大半都是他的藏品。

巴基心情复杂地打量起那些被精心保管的东西,巨齿鲨的牙骨,不知名兽类的残骸,海底随处可见的长满水草的石头。乱七八糟的物品堆积在一起,像围墙式的将他们团团包围。其中还有不少人类世界的产物,白瓷碗、玻璃瓶、酒桶上的金属标签,烛台、壁灯,甚至还有一面玄钢圆盾,上头的家族纹章和镶银浮雕早就风化脱落了,只剩一个孤零零的星星图案。

史蒂夫相当宝贝那面圆盾,将它挂在宝物库的正上方。巴基对此无言以对,人鱼的审美他不敢苟同,或许他们就是对稀奇古怪的东西充满好奇心,就像龙喜欢收集亮闪闪的宝石一样。

人鱼告诉他,宝物库里的东西巴基可以尽情取用。这倒是个不错的提议,巴基找到很多他缺少的用具,比如梳子和镜子,刀叉还有碗碟,这些东西可以让他活得基本像个人类。他还发现一枚镶蛋白石的戒指,比一般戒指大,沉甸甸的。他觉得这东西不一般,拿到光线下打量了数分钟之后,他发出了啧啧的惊叹声:“嘿,这个好玩。”

史蒂夫露出困惑的眼神,巴基把戒指递到他跟前,小心翼翼地翻个面。周围光线使戒指泛出银子般的微光,上面用头发粗细的纯铂丝绕成复杂的图案,内部勉强可以辨认出一个弹簧的形状。

“看到没,机关,用力一按就会刺出一根针来,”巴基耐心解释道,“里头是经过提炼的大麻,上流社会的小小嗜好,按一下,大概会让你爽得飞上天。不过这里头已经空了,只剩个瓶子而已。”

说着,他凑到鼻前闻了闻,史蒂夫紧张地想要阻止他,换来他一抹轻笑:“放心,真的是空的。”说着,他随手玩起小把戏,让戒指在他的指缝里来回翻滚跳跃,最后抛向天空打了个转,“没什么用,可能值点钱,不过我现在要钱做什么呢?”

戒指在黑暗中倏地一闪,巴基伸手去接,史蒂夫却抢在他前头。人鱼笨拙地用指甲抠着机关,瓶盖被他打开了,里面果然什么都没有。“你看吧,”巴基笑道,“不过这东西的工艺真不错,在海里泡了这么久都没渗水,也没坏。”

人鱼闻言,做了一个令人意外的举动。他咬破手指,鲜红的血液顿时顺着指尖滴进瓶子里。接着他立即拧紧瓶盖,将戒指交还给巴基。

“留着。”史蒂夫说,还主动帮他戴到了无名指上。

巴基耳根有些泛红,故作满不在乎地摸了摸鼻梁。此时此刻史蒂夫的脸离他太近了,该死的,为什么没人告诉他人鱼有这么长的睫毛?

“……别浪费你的血,”几秒之后,巴基才别别扭扭地侧开了视线,“我留着做什么,你就是爱成天这么瞎操心。”

但他还是紧紧攥着戒指,像捂着什么金贵的无价之宝。人鱼见状露出微笑:“以后如果有人敢对你动手,你就把这个给他们看。”

“有什么用?”巴基困惑不解。

“没什么用,”史蒂夫笑得更明显了,轻松闪过巴基恼羞成怒朝他挥来的拳头,“不过能让他们分心几秒钟,那点时间足够我赶来了。”

巴基沉默片刻,忿忿不平地咕哝:“……我从来没听说过人鱼会说这么不要脸的情话。”

“那你现在听说了。”

往后他们都没再提这件事,此刻巴基独自一人坐在沙滩上,放下镜子,手自然而然地拂上无名指。戒指上的蛋白石已经转为漂亮的珊瑚红色,那是人鱼血的颜色,阳光下甚至会折射出转瞬即逝的星光。

巴基心狂跳起来,脸颊发烧,取下戒指端详许久,又像生怕被人发现似的匆匆戴了回去。不久以后,海面上传来浪涛声,人鱼回来了,在草地上打了个滚蹭掉满身沙粒,用湿手拽着巴基手腕,凑上来就开始索吻。

“带什么回来了?”喘息中,巴基问道。他的鼻子和嘴里全是腥咸的海水气味,史蒂夫回身跃进海中,从一路扩散的涟漪里拽出了一个很大的木箱子。巴基快步奔上去看,箱子封得严严实实的,他叫史蒂夫用爪子帮他撬开,一层防水的皮革下面,竟然结结实实捆着十几瓶好酒。

巴基忍不住欢呼起来,像孩子一样抱着人鱼蹦来蹦去。“朗姆酒!老天爷啊,你怎么知道我需要这个!”他捧着酒瓶爱不释手,噘着嘴亲过来亲过去。史蒂夫不乐意了,尾巴勾着他的腰把他往后一拽,巴基踉跄了几步,手里还高高地举着他最爱的酒瓶子。

“是哪条倒霉的船落下来的货物?看起来才泡了没多久,”他兴奋地仰起脸,伸手勾住史蒂夫的脖子,“你专门为我找来的吗?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大甜心!”

史蒂夫发出轻笑,把巴基往怀里一塞,下巴紧贴着他毛茸茸的头发。巴基已经迫不及待了,维持着这个姿势弯腰去拆地上的酒瓶:“十二瓶,完美,我看看这是哪里出产。没有标签?好吧,至少有运输船的编号……”

他猛地止住了声音,脸上的笑容僵住了,人鱼不解地揉了揉他的肩膀,只见巴基浑身颤抖,手一松,拎着的酒瓶掉在地上,哗啦一声摔成碎片。

“我认识这艘船,”巴基的声音冷得发颤,“三个月前,镀金骷髅的目标。”

史蒂夫紧紧攥住他的右腕,巴基抬起头,正遇上对方关切的视线,顿时喉头一阵哽咽:“镀金骷髅留下了这些酒酿,储藏在仓库里。穆斯达修喜欢这种朗姆酒,他说过,除非……船沉了,否则绝对不会把它们让给任何人。”

 

苍蝇号在港湾停泊了一个月之后,终于起航了。

巴基一直小心翼翼地保养这条船,因为冥冥中他总有一种预感,这条船会派上大用场。如今预感应验了,重新跃上久违的甲板,将转帆索牢牢握在手里的时候,巴基却半点都激动不起来。

西方的海平面上升起了铅灰色的浓云,一寸寸吞噬了夕阳。不出多时雨点就落了下来,仿佛牛毛一般的绵绵细雨形成一道缎子似的雨幕,很快濡湿了甲板。四周空旷而寂静,只能听见浪涛拍击船体的哗哗声。巴基不安地眺望着海面,史蒂夫将两只手搭在他背上,帮他紧了紧披在肩上挡雨的披风。

“老天爷在对我开玩笑,”巴基低声咕哝道,“他八成看我不顺眼,觉得还不如把我吊死在桅杆上。”

“别那样想,”人鱼试图安慰他,“谁都不会预料到这种事。”

巴基烦躁地用手揉着面颊,片刻后又放下了:“从来没有人敢打镀金骷髅的主意,她是经历过无数战火洗礼的战舰,挑战她还不如去偷一条沉睡的巨龙身下的财宝,老实说比起穆斯达修的怒火,龙焰就跟狗屎没什么两样。谁会碰她呢,海盗,还是海军?操他娘的,海底不会有什么猛兽吧,比如传说中的章鱼怪什么的?”

史蒂夫想了片刻,认真地摇了摇头。巴基哑然失笑,伸手与人鱼十指交握,继续担忧地眺望着远方。

船顶着逆风转了个向,朝着史蒂夫发现酒桶的地方前进。雨越下越大了,在甲板上积聚起来,随着船身的颠簸缓慢地顺着低洼处流去。要是山姆在,他肯定会用最大的音量笑话巴基,因为他居然敢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驾着一艘破船出航。想到这里,巴基突然觉得鼻子有些酸,只能用干咳掩饰过去。

别胡思乱想。他警告自己。当年父母遇难时,他也是这样惶恐不安,险些因为一时冲动而做出傻事。他侧头望了一眼史蒂夫,人鱼的表情依然镇定,他要是有他十分之一的冷静就好了。

海面上渐渐出现漂浮的木桶,他们继续前进,又过了半个多钟头,开始零星看见船只的残骸。没有生还者的影子,到了残骸最密集的地方,巴基让史蒂夫把船停下,蹲在船头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“通常我们需要潜水钟之类的玩意儿……算了。”

他脱得一丝不挂,像条鱼似的扎进水里。史蒂夫紧随其后,人鱼只需要轻轻摆几下尾巴就超过巴基。为了渡气,他们交换过一个吻,巴基的唇边溢出一串透明的水泡,他点了点头,紧咬牙关,猛地向更深处游去。

他看到沉没在海中的镀金骷髅,船身彻底断裂,风帆和缆绳纠葛在一起,船首的骷髅雕像被烧得只剩半边。尸体随处可见,被压在木板下的,被乱刀砍死的,断裂的桅杆起码把五个人砸成了肉泥。甲板上血迹斑斑,即便有海水的冲刷仍不见褪色。

上帝啊。巴基吐出一串气泡,险些呛水。他看见了穆斯达修,喉头上插着一支箭,身上起码二十条伤口。这惨烈的一幕让巴基的内脏一阵痉挛,他不敢再看,又胆战心惊地想从尸首旁边找到其他熟悉的人。就在这时史蒂夫不由分说地游过来抱了他,他试图挣扎,蛇一样扭动,但人鱼的臂膀稳得像两块石头。水压让巴基的耳朵嗡嗡作响,史蒂夫突然甩动鱼尾,带着他破开水流,眨眼间就回到了水面。

巴基磕磕绊绊地爬上甲板,扶着缆绳慢慢站起来,用胳膊在脸上狠狠抹了一把。他一言不发,牙关紧咬,胸中一阵一阵的翻腾起难以忍受的绞痛。人鱼伸出手用力搂住他,几乎让他溺毙在这窒息一样的拥抱里。

雨水浇透一切。他们的发丝贴在脸上,身上水珠蜿蜒,像荆棘图案的刺青。巴基梗着脖子,艰难地搜寻支离破碎的声音。“史蒂夫,说点什么,我现在脑子一团乱,比一桶马尿好不了多少,”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又缓慢地呼出来,“我现在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,拼命灌醉自己好让我忘掉着一切。妈的,娜塔莎,山姆,克林特……穆斯达修,还有他们,我凭什么会成为独自在海岛上逍遥的那一个?!”

“不是你的错。”人鱼说。

“但它还是发生了……这操蛋的一切,我要是能做点什么就好了。”

史蒂夫紧紧握着巴基的手腕,雨水滴滴答答顺着他的脸往下落,在下巴处会成一股晶亮的水流。“我也这样想过。为什么只留下我,为什么要给我这该死的运气,我宁愿和他们死在一起,”他说着,语气带了几分冷峻,“但那又如何,没人想看我白白送死,你比我好,至少你还有复仇的机会。”

“史蒂夫,”巴基露出苦笑,“你现在越来越像个海盗了。”

对方仓促地弯了弯嘴角。

“或许我应该逃跑,”巴基缓慢地说,“对手太可怕了,而我只有一个人。”

“两个。”史蒂夫斩钉截铁地纠正他。

巴基咬着嘴唇,愤怒时眼睛依然亮闪闪的,像是落进了两颗流光溢彩的星星。他眼眶发红,拳头攥的死紧,突然他推开史蒂夫大步流星地走到桅杆下头,哗啦一下把主帆展开了。

“我们走。”

人鱼轻轻翻了一个身,他倚回船沿,尾巴还垂在海里。船只破开风浪全速前行,速度快得令人瞠目结舌。吃惊吧,狗杂种们。巴基死死抠着船沿,目露凶光。不论是哪里来的不要命的混账,敢对镀金骷髅下手的操蛋东西,我们会让你们吃苦头的。

史蒂夫好像天生就知道船该往何处航行,他能从海流判断方向,甚至能嗅到空气里薄如尘埃的硝烟气味。苍蝇号简直像在海面上飞,巴基能听见木板不断发出痛苦的嘎吱声,这样快的速度,这条小船很有可能不堪重负而裂成碎片。

一个星期的航程,他们只花了一天一夜。当视野里出现一条扬着红帆的三桅战船时,巴基紧紧地攥着缆绳,牙齿咬得咯咯响。

“军舰。”他只吐出两个字。


TBC


一只小黄兔

评论(15)
热度(405)

© Vik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