盾冬盾无差

【盾冬】Wild Sea 11(AU,人鱼Steve X 海盗Bucky)

01  02  03  04  05  06  07  08  09  10


AU,人鱼史蒂夫x海盗巴基,OOC


11

 

巴基把湿透的衣衫挂在缆绳上,做成一个简易晾衣架。海岛上气温不低,赤身裸体倒也不觉得冷,人类社会的羞耻心在这里早就成了多余的东西,岛上没有其他智慧生物,只有河流、树林、他自己,以及史蒂夫。

远离尘世的生活开始了,他不愁吃喝,船上有存粮,史蒂夫也经常捕鱼回来。林子里有不少水果,时不时还能抓到几只啮齿动物。船停泊在浅湾里,夜里他可以回去睡觉。人鱼在岛屿深处有个遮风挡雨的洞穴,虽然阴暗了些,但也能凑合着居住。总的来说,这比他想象中的流放生活要好上不少。

但巴基不是个安于现状的人,如果要在这里生活,他肯定会想办法让自己过得舒适。史蒂夫片刻不离他左右,他收集树叶给自己准备被褥的时候,人鱼就在旁边的河道里翻弄石块,用光滑的鹅卵石帮他搭了一张睡床。他灵活地爬上树梢寻找椰子,动作比攀爬桅杆还要麻利,史蒂夫就在树下看着,看得久了,他微眯起眼眸,突然扬起尾巴猛地砸向树干。顿时天旋地转,巴基和满树的椰子一起掉下来,摔在史蒂夫怀里时,他气愤得扬言要宰了对方熬汤。

人鱼用吻堵住了他接下来的怒骂。

三天后,住所已经初具规模。巴基把家安在史蒂夫的洞穴里,那里地形适宜,不会受到风雨侵扰。洞穴直通大海,有一半都泡在水里,水下最深处有一块光滑的礁石,那就是史蒂夫睡觉的地方。不过史蒂夫很少在里面过夜,他喜欢守着巴基,寸步不离。

他们用石块和树叶做成的床勉强可以让巴基入睡,门外的火堆足够保证洞穴温度适宜,就是经常需要看护。起先史蒂夫还怕火,后来对巴基的关心压过了他的本能,他自愿和巴基一起轮流值夜添柴。火焰的热度让他的鱼鳞干燥起皱,他无视了巴基让他回去的命令,索性把尾巴泡在水里,上身懒洋洋地斜躺在巴基的床上,与他手臂交叠,紧紧相依。

住处解决了,食物也解决了,最迫切的问题是巴基需要衣服。现在他只有从镀金骷髅上穿来的一套囚衣,边边角角已经破损。他不想像个野人一样穿叶子和棕榈,虽然他有把废旧帆布拆成麻线再重新编织的手艺,但他舍不得拆毁苍蝇号的船帆。那天他长时间地坐在船舷上远望天空,放下的船帆就在他脚边层叠堆积。割开它,他会得到衣服,保暖而且舒适的床单,枕头,还有被褥。听上去相当诱人,可这等于自断后路,他将永远不能驾船出航。

他下不了手。

船舱里的酒也是喝一瓶少一瓶,人类世界就像退却的潮汐一样飞速消失在他后面。巴基尽可能不去想那么多,强迫自己对新生活充满兴趣。他的确找到不少乐子,比如和人鱼一起游泳。人鱼特有的渡气方法能让他潜到海底,色彩斑斓的游鱼在他们四周打转,水母拖着长长的裙裾悄声飘过,珊瑚的触角几乎碰到了他的皮肤,这可是人间罕见的奇景。

还有岸上的活动,用贝壳和石板拼凑成最简单的“公爵棋”,树叶刻上数字就变成纸牌,他教会史蒂夫玩十二种水手之间里最常见的游戏。赌注涉及方方面面,从餐点的内容到白天的活计,甚至用于决定当晚由谁来发起第一个吻,怎么吻,吻多久,之后又要进行多少不可告人的“小乐趣”。

夜幕低垂,昏暗的洞穴中,巴基把床铺当成甲板,钟乳石当成风帆,他在教史蒂夫如何驾船。那天他张开双臂上蹿下跳,模拟最危险的接舷战,史蒂夫在他的命令下指挥一群不存在的船员调转船头,用撞角撕开敌船船壳,躲避弓箭、火药和刀锋网,无数钩锁牢牢缠住对方船舷,水手们一起拖拽,两船终于狠狠碰在一处。

“杀光他们!”巴基嗷嗷叫唤。然后他抓着一根不存在的缆索荡下床铺,扑进史蒂夫怀里。史蒂夫尾巴一扬甩了他一脸水,巴基抹去脸上的水珠,已经笑得喘不上气。“快去干活,史蒂夫大副!你怎么湿淋淋的,难不成你笨手笨脚滑到海里了吗?”

“是啊,船长阁下,”人鱼正轻轻亲吻着他的面颊,“对方的刀锋网太厉害,我攀不上去,怎么办?”

如果真的有一本海盗词典,巴基怀疑史蒂夫已经耳濡目染地掌握了大部分内容。“用你的猪脑子想,”巴基边说边发出舒服的叹息,人鱼正摩擦着他的腿间,却迟迟不肯碰到关键的一处,“左舷有刀锋网,你不会绕开吗?或者你可以从上面……嗯……或者从其他地方突入。”

“我找不到路线,船长。”史蒂夫有意无意地舔着他的胸口,人鱼的犬齿非常尖锐,偶尔碰到乳尖的时候,能带来一种触电般的快感。

巴基呻吟得更明显了:“不,不是那里,还差半个罗经点。不对、还是不对,你需要一个六分仪,大副,不然我怀疑你连左右都分不清……”

“我想改变航向了,船长,”史蒂夫哼笑道,他抬起巴基的右腿,鼻息撩得对方不断战栗,“像这样做,对吗?”

“那就快点……”巴基舔了舔嘴角,他已经等不及了,“拉转帆索,让风吹进船尾……灌满,主帆……”

“可我们不是在打接舷战吗?”史蒂夫无辜地眨了眨眼。

“闭嘴——你到底进不进来?”

 

只要用心搜寻,巴基可以从岛上找到不少人鱼生活的痕迹。岛屿东侧洞穴遍布,岩石的缝隙里埋着已经褪色的鳞片。大部分洞穴都被装饰过,蛛网一般交错的水草构成纱帘,珊瑚、珍珠和贝壳随处可见,洞口可以眺望乳白色的沙滩,更远处风平浪静,海天一色。

但海岛已经空了,弥漫着人走茶凉的忧郁气息。

史蒂夫说,人鱼的终结只是一个无奈的选择。

从百年前开始,人类就展开了对人鱼的屠杀。人鱼的力量太薄弱了,他们敌不过遍布海洋的战舰,敌不过大规模的围追堵截。他们只有数量很少的祭司会使用魔法,操控风暴让人类的船只沉没。但人类很快找到了对策,他们使用恐怖的炼金毒药,工程机械,甚至用人鱼自身进行引诱。在史蒂夫的讲述里,人鱼曾亲眼看见同类的头颅被盛在诡异的器械中,当那器械运转的时候,发出来的就是和同伴无异的海妖之歌。

这歌声会让他们失去理智,自投罗网。

人鱼的数量大量减少,最后剩下的不过几十个。加起来只有一个部落,一个族长,一个祭司。

那个祭司就是史蒂夫。

“这并不是一个关于复仇的、振奋人心的故事。”史蒂夫说着,湿漉漉的海风从外面吹进来,冥冥中似乎弥散出一股血的咸味。

仅存的人鱼知道自己无处可逃,死亡在所难免,但没有人愿意成为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。他们决定保留自己最后的尊严,在族长的带领下,他们游向北方,抱着义无反顾的心情投身浩瀚的冰海之中。

死亡或许是一种解脱,抑或一种新生。寒冰从头顶蔓延下去,渗透血液,贯穿骨髓。皮肤由白转青,眼瞳失了温度。他们仍然在游,摆动他们瑰丽无比的尾鳍,直至每一片鳞片都黯淡无光。

而人类依然在寻找人鱼,价格越抬越高,近乎天价,更多的人加入了捕猎者的队伍,他们以为目标躲进了大洋深处,立誓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。

而人鱼早已静悄悄地毁灭了自身。

“然而故事总有出人预料的转折。”史蒂夫说。

七十年后,冰川变动,两块漂浮的冰山发生撞击,龟裂并且脱落,其中一部分被海流卷走。或许是个巧合,也或许海洋赋予他的力量不允许他消亡。冰块在洋流中沉沉浮浮,漂出数千海里,渐渐融化。史蒂夫奇迹般的醒了,他发现自己一无所有,朋友、亲人、同类,全部都已离他远去,他成了这世间最后一个。

真是难以想象的绝望。

巴基良久无语,史蒂夫的语气波澜不惊,但每一个字都像尖刀剜着他的内心。“你……回去过吗?”他艰难地挤出这个问题,话刚出口他就想扇自己一巴掌。史蒂夫只是忧伤地望着他,缓慢地点了点头。

他回去过,远远地遥望那片封冻的坟场,却没有靠近。他也回过这座岛屿,像凝视家人一般望着每一朵浪花,每一块礁石。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多余的存在,降临在他身上的与其说是奇迹,倒不如说是厄运。他无处可去,既不属于过去,也没有未来。他简直如同一条被斩去头尾的鱼,只剩中间的半截躯体,活着,还在流血,但仅此而已。

直至他遇见巴基。

如冰雪消融,封冻的时间开始行走,濒死的鱼重新游入大海,甚至长出了头和尾。逝者复归,尘封已久的心脏终于开始跳动。

长久的沉默后,巴基才恍惚地抬起头。

“为什么选我?”

人鱼像是笑了:“为什么下雨,为什么天晴,为什么鱼需要食物,为什么海鸟飞越整片海洋却还知道回家的路?”

“……你是说,就像是本能?”

史蒂夫轻柔地抚摸对方的发丝:“同样的问题我也可以问你,为什么明知道会惹祸上身却一再进入底舱,为什么不找借口推脱差事,为什么救我,为什么知道会死却放我逃走,为什么想念家乡却还陪我待在这空无一物的海岛?”

巴基哑口无言。

“你是我的伴侣,”人鱼柔声道,在他的身后,海浪发出梦幻般的吟叹,“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知道,我会陪你到时间尽头。”

巴基沉默了,尽管他内心有个声音在大喊着“我也是”,但他面对人鱼含情脉脉的眼睛,却彻彻底底羞于启齿。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他觉得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抖,嘴唇像是锈住了一样发不出声音,他支吾着,躲闪着,恨不得找个地方埋住自己的头。该死的,他脸上的热度足以把海水烧至沸腾。

他忘记了,人鱼从一开始就能洞察他的内心。巴基沉默得越久,史蒂夫的笑意就越明显,后来人鱼索性蹭到他胸口,仰起脸,轻轻地啃起他的下巴。

巴基在僵硬了五分钟之后,选了一个最蠢的回答:“即使我……和杀害你的同伴的家伙同族?”

“那不一样。”

“明明一样。”

“复仇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。”

“怎么会?该死的人类就在你眼前,你可以剥了我的皮,写上你的复仇宣言,然后挂在港口的箭塔上。”

“……我更情愿换一种方式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堵上你的嘴。”

 

TBC

 

大家的脑洞超棒的!关于吧唧是失忆的人鱼之类的,但是我的构思不是这样太遗憾了,他们第一章真的是第一次见面(掩面

 

最后依然是 @鹿言 的图!



评论(21)
热度(560)

© Vik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