盾冬盾无差

【盾冬】Wild Sea 10(AU,人鱼Steve X 海盗Bucky)

01  02  03  04  05  06  07  08  09


AU,人鱼史蒂夫x海盗巴基,OOC

这章的长度是往常的两倍多,因为有好大一段船震2333


10

 

“强风,张开满帆!都给我起来!蝼蚁、蛆虫和懒鬼们!快点干活!”

“风向南了,巴恩斯船长!”

“妈的,快抢风!船头向右四十五度,现在风暴女神正在朝我们抛媚眼,别让这个小婊子溜了!”

“巴恩斯船长,领航员山姆在偷懒!”

“山姆!信不信我拧断你的脖子——还有你的……算了哈哈哈哈!”

巴基说不下去了,笑得连打几个滚,差点喘不上气。

其实现在只有微小的一丝风,和五岁小孩一边打哈欠一边摇扇子的效果差不了多少。巴基百无聊赖地倚在甲板上,一面懒洋洋地扯着转帆索,一面低头抿着杯中的酒液。海上漂流太枯燥了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他已经无聊到了玩起分饰五角的游戏。刚才他在脑子里勾画了一艘三桅战舰,正在狂风中肆意地劈开浪花,横冲直撞。

 “无聊啊……”他长叹一口气,用脚勾着帆桁转了个向。风几乎停了,他现在只能顺着海流飘。照这样下去,鬼知道还有多久才能看见陆地。他没有海图也没有望远镜,但从设备上来说,湖泊里的渔民都比他富有。现在,他也就能在食物储备上略胜一筹了。

他刚喝光一瓶酒,还蘸着奶酪吃下了一整条腌肉。镀金骷髅的船员出于好心留给他的补给相当全面,他甚至能吃上晒干的蔬菜,虽然口感和嚼羊皮纸没什么区别。食物还够他吃一个月的,吃不完的东西全放进船舱里,把狭窄的储物空间塞得鼓鼓囊囊。

还有一件值得庆幸的事,他的胳膊痊愈了,绷带拆开以后手臂完全活动自如。偶尔会有一些钝痛,但可以忍耐,他还以为自己会彻底失去这条胳膊呢,毕竟之前他保养得可不怎么样。

海上风平浪静,天空晴朗无云。他什么都望不见,没有船,没有礁石,没有小岛,仿佛整个世界除了汪洋的海水以外再无他物。孤独像头野兽,开始渐渐在黑暗中露头。他十年的海盗经历被抛在身后,而前方的路是阴沉沉一团雾,没人能告诉他现在该往何处去。

是该想想以后怎么生活了。如果他能顺利漂到有人的岛屿,一切还好办。他会做很多事,会读写,会算数,而且对海上生活的一切了若指掌,如果那里不缺水手,他可以去商铺当个会计,照样能把日子过下去。

如果迎接他的是无人岛,那就糟糕了。他恐怕会像大部分惨遭流放的水手一样,独自与大自然搏斗,想尽办法自给自足,然后日夜苦等船只路过将自己救走。希望是渺茫的,他很可能会在无止尽的孤独当中疯掉,自行结果自己的性命。

糟了,这样一想,他已经感到绝望了。

他使劲拍了一下自己的脸,拨开额前的碎发,整张脸迎着海风“啊——”地大吼了一声。海浪吞噬了他的声音,无尽的波涛显得空旷且虚无,就像他的未来一样,一片迷茫。

巴基深吸一口气,再度扯开喉咙地嚎叫起来。暖而热的空气充盈他的肺叶,仿佛能把心中的苦闷给挤出去似的。“干活吧,苍蝇号的船员!”他决定把这艘破船命名为苍蝇号,“时间,正午;风向,西南风;纬度,鬼才知道是多少。多么稀奇又操蛋的旅程啊,全速前进!”

他开始唱歌,唱激昂的船歌,唱下流的酒馆小调。正唱到“美丽的姑娘,你会和我作伴快活吗”时,船身突然猛震,大浪掀起,小船颠簸得就像下一秒要沉没一样,巴基只能死死拽牢转帆索稳住平衡。漩涡?鲨鱼?不知名的海中猛兽?他脑海中闪过无数可能,眼睁睁地看着海水翻涌吐出气泡,接着,一个黑影从天而降。

哗啦一声巨响之后,小船像个跷跷板一样沉下去一半,另一半翘了老高。天空和海平线都倾斜了,巴基尽量不理会这给他带来的眩晕感,大量的海水朝着船腰涌来,他被滑得向后跌退几步,猛地撞在一个结实的身躯上。

一抬眼,正对上史蒂夫的笑容。

“……等等,你怎么——”

巴基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心里头一团乱麻。史蒂夫忽然伸出双臂搂住他,埋头亲吻他的嘴唇,柔和的轻吻很快变成噬咬,舌头被搅得几乎麻痹了,巴基喉咙里发出暧昧不清的音节,等到史蒂夫放开他,他往后一倒,稳稳倒在鱼尾圈成的怀抱里。

“没料到我会来?”史蒂夫似笑非笑。巴基喘着粗气,用手一抹,感觉身上都是对方蹭上的海水。

“你怎么找到我的?”

史蒂夫并不答话,缓慢地俯下身来,鼻尖蹭着他的颈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巴基被弄得痒痒,推开那颗金色脑袋的同时,他无意中侧头,正好看见半个甲板都汪着海水,最近的已经蜿蜒到了脚下,正好被史蒂夫的尾鳍拖出了一道银光闪闪的痕迹。

“操操操操!船舱要是进水了我就剥了你的皮!”

久别重逢的复杂心情一下子被冲淡了,史蒂夫被巴基推到一边,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绕开自己去抢救差点被水淹没的储备粮。他现在完全成了空气,因为尾巴过长挡了半个甲板,巴基嫌他碍事,还一路撵他直到他无奈跳回海中。

史蒂夫很委屈,用尾鳍“砰砰砰”敲着船舷以发泄胸中怨气。

看见食物大都没事,只是外面的木桶湿了,巴基可算松了口气。史蒂夫还在期期艾艾地沿着小船巡游,巴基的语气柔和下来,拍拍船舷道:“回来吧。”

又是一阵颠簸,史蒂夫横躺在甲板上,小心翼翼地摆好自己的尾巴。巴基帮他抹去头发上的水珠,两人目光相接,巴基不禁轻笑出声:

“茫茫大海只剩我们两个,这下真遂了你的意了。”

“想去哪里?”脑海里响起对方的声音。

“不知道,随便你,”巴基说着,觉得心里有块沉甸甸的石头落了地,“总算有个人能说说话了,挺好的,来吧,陪我再开一桶麦酒。”

然而史蒂夫不喝酒,酒精对他没什么作用,他对这种散发着奇怪气味的液体也没什么兴趣。巴基自斟自饮喝了不少,对着史蒂夫指手画脚,叫他帮自己拉转帆索:“使劲,你没吃饭还是怎么的!高一点!南边来风了,快快快!”

史蒂夫笨手笨脚的,身上一用力,占据半个甲板尾巴就把船压得动摇西晃。

“好极了史蒂夫,你来当我的大副吧!”巴基高声喊道,他实在忍不住即将出口的大笑,史蒂夫脸上写满了无奈,一副由着巴基折腾的模样。等巴基把船上的机件都教了个遍,连每一根缆绳都让史蒂夫握过,“苍蝇号”已经乘风破浪驶出好几海里,速度几乎是之前的三倍。

“等等,不对啊,”巴基蹙起眉头,怀疑地瞅着头顶的风帆,“我们这是去哪儿?”

“东北。”

“但现在是逆风,我们怎么可能——”

史蒂夫微微一笑。

巴基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,气冲冲地掬起一捧海水泼在史蒂夫身上:“有什么可得意的,赶紧挥舞你的魔棒去吧!世界上最魁梧的仙女阁下!”

小船继续航行,天色转眼便已入夜。今晚恰逢一轮圆月,清亮的月色从遥远的天幕中倾泻下来,照亮了波光粼粼的海面。看不到星光,但星星似乎落进了海里。幽暗的海水中倏地亮起无数萤火虫似的光辉,随波漂流,好似生命体一般变化着形状。贴近天幕的地方,渐渐亮起一条暗绿色光带,转瞬又化作流星似的光辉,忽地沿着海水迫近了。

巴基长久凝望着海面,难以置信:“……荧光潮?”

这是这片海域偶然发生的情景,又被称为海面之下的极光。闪耀着绿色光辉的是一种球藻,也有传言是葬身大海的水手化身。巴基从未如此近距离地看过荧光潮,熠熠发亮的海水悄无声息地从船舷下流过,月色和藻类的倒影就像鱼一般在水面上摇曳跳跃起来。他们仿佛并非在海上航行,而是不知不觉驶入了璀璨的银河之中。

没有灯火,但四周亮如黎明。史蒂夫的尾鳍有一搭没一搭地撩着海水,上身肌肤披挂着月亮的银色。巴基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,触摸他的手,还有上臂零星散布的鳞片。他让人鱼把下巴搁在自己肩上,掌心向上,揉进了对方湿漉漉的头发之间。

史蒂夫一直安安静静地望着他。

没有人说话,他们看到鱼群在遥远的海平线上跳跃,庞大的暗影从船底匆匆掠过。巴基甚至有一种难以名状的预感,他们在史蒂夫的指引下越靠近东北,就离他真正生活的人类世界越远。荧光潮退却了,海面回归暗沉。明月渐渐笼罩上一层晕环,一起都变得朦胧起来,他们的船只缓缓破开水面,仿佛正在穿越一片粘稠的白雾。

船尾传来翅膀扇动的声音,数条优雅的蓝沙龙蛇掠过海面,他们有蜥蜴一样的身躯,没有后足,却有两对绢帛一般柔滑的双翼。巴基惊愕地瞪大了眼。他听闻这种生物早已灭绝,而他们就这样栩栩如生的出现在面前,前前后后围着史蒂夫飞舞,其中一只还在半空打了几个旋儿,最终轻盈地降落在史蒂夫的尾巴上。

“……我可能喝多了那该死的麦酒。”巴基支吾着,喃喃自语。眼前的一切太过震撼,已经远超他的理解范围。不,和人鱼有关的一切就该是这样,虚无的,缥缈的,犹如中了魔咒一般变幻万千。他感觉呼吸困难,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:

“他们跟着你?”

史蒂夫摇头:“他们是引路人。”

“去哪里?”

“人鱼生活的地方。”

龙蛇在史蒂夫身边打转,而人鱼的眸子里倒影着不知何处的一点微光,他微带棱角的下颚还挂着水珠,钻石似的晶莹剔透。四周只剩下了一种梦幻般的安谧,巴基说不出话,只感觉心口发热,像是有一股急于宣泄的情感在左奔右突。他觉得惊讶,兴奋,慌张,所有的情绪如狂风中的纸片似的纷飞起来,而自己就像站在风暴的中心,双手胡乱地抓着,却什么也抓不住。

龙蛇飞远了,在海面上留下数条旖旎的蓝光。巴基胸口砰砰直跳,望着史蒂夫的脸,突然伸出双臂紧紧把对方箍过来,直接把嘴唇压了上去。


船震


TBC


一只出自鹿道长之手的海盗吧唧!



蓝沙龙蛇,以前玩DC时特别喜欢的一种龙,借来用一下XDD



评论(38)
热度(559)

© Vik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