盾冬盾无差

【盾冬】Wild Sea 08(AU,人鱼Steve X 海盗Bucky)

01  02  03  04  05  06  07


AU,人鱼史蒂夫x海盗巴基,OOC

互飙男友力的时间!


8

托尼安排来的人叫玛利亚·希尔,一位身材高挑、举止干练的女性。谈判过程并不顺利,穆斯达修已经联系好了合适的买家,双方进展到了讨价还价的阶段。巴基带着玛利亚出现,无疑是凭空之中冒出来一匹黑马,必定遭人怀疑。

他们对手是个肥胖的中年男人,戴礼帽,拄着根木头拐杖,登上甲板的动作却灵活的像只猴子。他是一个典型混迹在灰烬港的投机商人,二道贩子,专门收购海盗掠夺来的货物。见到他站在甲板上,巴基心怀庆幸,这样的人通常不会给出太高的价码。

“最后一样货物了,嗯哼?最棘手的一样。”礼帽男悠闲地踱着步子,“谁能想到你们此次能带回来一条人鱼,我应该恭喜阁下财运昌隆?”

“是否昌隆还由你说了算。”穆斯达修平静地说。

就在这时,巴基带着玛利亚出现了。后者做了充分的伪装,头发用炼金药水染成了亚麻色,身着蓝如夜空的天鹅绒外套,以及备受职业女性喜爱的黑色男式马裤,严谨、考究但与海边气候格格不入。只有外地来的生意人会如此打扮,为了彰显他们的身份和信仰,因此时常被灰烬港的住民们笑话。

她的领口别着一枚镶红水晶的银质胸针,整体形状恰似一只飞翔的鸟。“天,那是拉尔夫财团的纹章。”站在远处的克林特悄声说,“这人来历不一般。”

巴基打断了他们的谈话:“麻烦先等一下,这位女士有话要说。”

玛利亚走上前来,态度倨傲,眼神里好像天生就带着对下层人的鄙夷。她身后跟着两个随从,其中一个在她的示意下将取出一袋金币,全部铺在地上。

“五百枚,作为订金。”

她的口音在众人听来无可挑剔,没有半点本地人的特征。穆斯达修倍感意外地捋了捋胡子,倒是那个礼帽男沉不住气了:“小姐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的主人——诸位并不需要知道他的名字——吩咐我,必须替他购得这条人鱼。”

“但是我们已经谈妥了!”礼帽男怒道。

“先等等,”穆斯达修带着饶有趣味的表情,制止了礼帽男,“听听她要说什么。”

他们交谈的时候,巴基被娜塔莎扯开了。“这他妈又是搞哪一出?”她指着不远处的玛利亚,“你从哪里弄来的人?别告诉我是你的远房亲戚,那套说辞早就没人信了。”

克林特也挤过来:“是啊,你怎么会认识她?那可是拉尔夫财团的人,北方最富有的财团,她来这里简直就像皇帝跑到了小山村。”

“只是凑巧,”巴基略显迟疑的说,他入戏很快,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的绯红,“就在昨天……不小心遇见了。”

“我只听说昨天你在赌场惹事了,詹姆斯。”娜塔莎不怀疑好意地望着他。

“呃,是的,只能怪赌场提供的甜酒,没想到有那么大的后劲,”令人信服的谎话必须真假掺半,这是巴基信奉的理论之一,“然后我在后巷遇见她,正被几个流氓骚扰……”

“骗鬼去吧,我知道你昨天被赌场看守踢出来了,”娜塔莎翻了个白眼,“说真话。”

“好吧,好吧好吧,”巴基举手投降,“我老实交代,我被扔在后巷里,跌跌撞撞走到集市街时,吐得一塌糊涂,还弄脏了那位女士的靴子。没想到那位好心的女士非但没有怪罪我,给了我一张纸巾。她看我连路都走不稳,左手还绑着绷带,就让她的随从扶我去道旁歇息,并且带给我一杯清水。”

这是他之前和玛利亚商量过的说辞,反正这种事情很平常,发生在哪里都不奇怪。在讲述的过程中,巴基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几分难堪,几分羞涩,克林特见状,渐渐露出坏笑。

“你被她迷住了?以至于迫不及待交出自己的老底?连你的名字和身份都说了个干净?”克林特哈哈大笑起来,“你还是我认识的詹姆斯吗?自诩追女孩手到擒来,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,你怎么栽在这种人手里?”

不,我栽了个更可怕的家伙。巴基腹诽。下一秒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,谁他妈栽了?不不,别急着判死刑,他还有救。

该死,他好像又听见史蒂夫偷偷在笑了。

“我对你的感情生活不感兴趣,就算你迷上一头母牛我也无所谓,”娜塔莎没好气的说,“然后呢?”

“今天早上我又遇到她,为了表示感谢,我决定请她去咖啡馆小坐片刻。期间我不小心说漏嘴,提到人鱼的事,她立刻很感兴趣,我就把她带来了。”

“可怜的詹姆斯,你被利用了吧,”克林特忍住笑望着他,“她恐怕早就打听好我们船上有人鱼,就差一个突破口而已。你这头送上门的小羊羔。”

“反正都是生意,卖给谁又有什么区别?我敢保证她开价肯定不低。”

娜塔莎无可奈何地揉了揉太阳穴:“只怕她另有阴谋,而船长又见钱眼开。”

再看向不远处,玛利亚和礼帽男的叫价已经白热化。男人怒火中烧地跺着地板,大吼道:“你这不要脸的臭娘们!得罪了我,你会被活活分尸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玛利亚无视了他,直接面对穆斯达修:“那么,两千三百枚金币,成交吗?”

穆斯达修显然被说动了,咂着嘴,手指将胡子绞来绞去。“和拉尔夫财团打交道,尽管放心,”玛利亚微微一笑,仿佛正往熊熊燃烧的火把上浇上油脂,“我的主人会记住你的。”

“老天爷啊,两千,”克林特吸了几口气,“他们到底多需要这条人鱼?”

巴基摇头装作不知。事实上他知道玛利亚说了什么,不外乎就是拉尔夫财团正在资助的一项研究遇到麻烦,玛利亚会将这件事说得十万火急,仿佛明天不解决问题,全体研究者都会被下令斩首。然而根本不存在什么研究,拉尔夫财团从来没有来过这座港口。这无从考证,就算他们现在写信发往北方,等收到财团回复时,两个月都过去了。

而穆斯达修,有了气急败坏的礼帽男做衬托,又被玛利亚循循善诱,再加上大量迷惑人心的金币,他已经昏了头,无暇估计到这其中的疑点。就连一直将信将疑的娜塔莎,也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放弃这块肥肉。片刻之后,在礼帽男的咒骂声中,穆斯达修点了点头:“成交。”

 

史蒂夫被关在马车里,虽然打了麻醉,其实里头的针剂早就被换成了全无用处的注射液。巴基已经提前和史蒂夫解释过全部计划,所以人鱼现在假装失去力气,半倚在车厢中,看着镀金骷髅的船员匆匆忙忙地进行着交接工作。

巴基要求随行,一直陪同到货物抵达目的地。出发前他悄悄地拍了拍人鱼的尾鳍,那是他们约定好的,“一切正常”的信号。

人鱼轻点下颚来回应他。

天色已入夜,凉风宜人,散落在街道两旁的路灯正被一盏盏点亮。街上的人比白天少了一些,马车行驶过碎石路面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,享受夜生活的男男女女一面谈笑一面从他们身边绕行。数分钟后,他们在棚户区转向北方,进入热闹的集市地带。

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,空气里飘荡着食物和酒液的香气。巴基走在玛利亚右侧,无视其他船员揶揄的眼神,继续扮演他的角色。巴基知道,他扮得越真,以后越能推卸责任,让自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愚蠢的受骗者。现在他正在给玛利亚讲海上遇到的趣事,正讲到他们第一次遭遇利齿湾的鲨鱼时,远处飘来了一阵悦耳的乐声。

声音极美,不似人声,像是什么生物的鸣叫,余音袅袅,婉转醉人。巴基听了许久,感觉和海妖之歌有些相似,却又不太一样,这声音并不魅惑,反而多了几分清亮。

“那是什么?”他好奇地问。

“富人区在举办舞会,那是他们的水晶转轮,”玛利亚回答,“你可以把它当成另一种意义上的管弦乐琴。”

“我以为管弦乐琴是舞会上吱呀作响的玩意儿,发出的来的声音就像用指甲刮玻璃。”

“看来你没参加过什么像样的舞会,巴恩斯先生,”玛利亚笑了,“你知道‘日颂’么?”

巴基摇头:“……愿闻其详。”

“一种生活在峭壁上的无翼蛇龙,很美,拥有这世间最美妙的歌喉。只可惜相当胆小和怕生,一旦有威胁便不再歌唱。人们猎杀这种生物,取出它们的大脑和声带,用水晶转化,使有钱的富豪可以随时聆听它们的嗓音。现在你所听到的就是这样的东西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感觉有些恶心?”

“不,我……”

巴基咋舌,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答。玛利亚见状再度微笑,压低了嗓音:“巴恩斯阁下,你真是个善良的海盗。”

马车驶离集市区,晃晃悠悠朝着人烟稀少的地带走去。这里靠近大海,微风吹来一股咸腥的气味,巴基听到车厢里的史蒂夫微微地动弹了一下。道路左侧是一片黑沉沉的树林,枝叶伸出围栏,密密麻麻地朝着地面压下来。右侧几尺外就是沙滩,夜晚的海水不断涌起波涛,仿佛一张长得看不到边际的地毯,正随着潮汐起起落落。

有个推着干草车的男人迎面走来,道路狭窄,他们的马车不得不停下来避让。男人笨手笨脚的,他的手推车忽然卡在了泥里,似乎是因为长时间超负荷运行,车轮变形了。

“劳驾,搭把手。”他向他们求助,巴基和另外一个船员上前帮他把车子扶正,正在男人道谢的时候,巴基余光一扫,发现后方的转角处不知何时驶出了两辆马车,正朝着他们过来。

“可以了。”他对男人说道。但对方似乎还没有离开的意思。“走啊,磨蹭什么。”驾车的人不耐烦了,护送的船员也开始骂骂咧咧。后方的马车越来越近,在不到十尺远的地方停了下来,巴基看见车夫穿着黑衣,手上似乎有什么银色的东西晃进了他的视线。

“当心!”

推干草车的人行动最快,长剑直刺巴基咽喉,他踉跄躲避,玛利亚替他格开这一击。后面喊杀声不断,夹杂着马匹的高声嘶鸣。措手不及的船员根本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直接有两人倒下了,后方的马车堵住他们的退路,黑衣人一拥而上。

敌人有十个,不,还不止。不是寻常的盗匪,他们目标一致,动作默契,直奔着关押人鱼的车厢而去。巴基内心一阵战栗,他从靴子里抽出短剑,朝着最近一人刺过去。对方侧身避开,操他妈的,这家伙动作好快。

是雇佣兵?还是别的什么。巴基一点头绪也没有,他相信在场其他人都是这样。更多的敌人在逼近,其他船员快撑不住了。思及至此,巴基一怒之下飞身扑去,利剑不偏不倚刺进对手后心,拔出来的时候,血溅了他一脸。

“他们要抢人鱼!”玛利亚吼道,她正与两人缠斗在一处,应付得极为艰难。巴基想去帮忙,这时左手边冲上来一人,迎面就砍。巴基与他交了几剑,实在是没有耐心和对方耗下去,一脚踢在对方胸口,短剑跟上,直接扎喉。

“想跟我耗还嫩了点,小杂种。”他低声骂道。

众人已厮杀成一团,难分彼此。巴基一甩剑上的血迹,反手格开另一人的攻击。巨大的力道震得他手腕发麻,该死,他的左手完全成了累赘,不但动不了,还因为肌肉的牵扯痛得要命。“滚开!”面前的人吼道,他一拳打得巴基向后跌去,连退几步,脊背紧紧贴在车厢外壁上。

一瞬之间,他看到袭击者臂上绘着九头蛇的纹章。

车厢传来震动,巴基心跳加剧。不,不行,他不应该出来。但是太迟了,坚固的木门犹如薄纸一般爆裂,变成碎屑。人鱼的尾巴将最近一人打得倒飞开去,巴基甚至能清楚地听见对方骨骼崩碎的声音。史蒂夫出来了,眸中凶光大盛。巴基瞬间感到脊背发凉,这不是往日温和的目光,这活脱脱就是一头野兽!

敌人一时乱了阵脚,但他们很快冷静下来,乱刀乱剑朝着史蒂夫身上抡了过去。史蒂夫微俯上身,耳鳍直立,两腮一翕一张,裂出数道凶狠异常的棱纹。船员全部吓得退朝一边,只见人鱼的尾鳍像蛇一样在地面上滑行,动作不如水中灵活,却带着一股杀气腾腾的蛮劲。他用爪子就能挡住迎面而来的刀刃,尾鳍一拧,身体前扑,再抬起头来时,猩红的鲜血已经淋漓淌满了胸口。

地上只有身首分离的尸体。

事态发展到这一步,已经一团混乱。人鱼的厮杀犹如狂风骤雨,他用尾巴击倒敌人,用利爪撕裂心脏,用牙齿咬破喉管。乱剑划伤他的鳞片,反而让他愈发暴怒。敌人恐怕没料到人鱼未被麻醉,更没料到人鱼如此凶猛,有奋不顾身继续攻击的,也有苍蝇似的掉头乱窜的。船员这边更是表情惊诧,他们战战兢兢地躲在车厢后头,先是看玛利亚,又怀疑地望着巴基。

这下藏不住了。巴基无助地想。人鱼对他的态度已经昭然若揭。此时史蒂夫在他身侧停下来,手心安抚似的轻抚他的脊背,接着利齿微动,猛地啐出一块人骨。

船员发出惊呼,一种蚊蚋般的议论声低沉地蔓延开来。敌人败退了,但这边的动静引来了更多的人。巴基远远看到了灰烬港的守卫,被人叫来的穆斯达修,还有娜塔莎和其他同伴们。真糟糕啊。他感觉脑袋里嗡嗡直响。没有比这更糟糕的场面了。

“史蒂夫,”他说,“别管我,快走。”

人鱼犹疑地望着他,似乎还想说些什么。

“够了,快走!”巴基暴喝起来,声音震耳欲聋。他猛地撞向史蒂夫,把他往沙滩的方向狠狠推去,“走啊!你这操蛋的东西!赶紧给我走!”

人鱼那么结实的身躯,被他推得岿然不动,却还是一寸寸朝着沙滩挪过去。船员反应过来了,他们想要阻止,巴基不要命一样地拦在了他们前面。愤怒灼烧着他的神经,绝望令他手足颤抖,之前发生过的一幕幕在他眼前幻影似的闪烁。妈的,他感觉眼眶干涩得像沙漠一样。

“操你妈的史蒂夫!”巴基被船员摁在地上,他疯了似的用脚踹,用牙咬,不让任何人越过他靠近沙滩一步,“快滚,滚得越远越好!别再回来了——永远——他妈的——别再回来了!”

人鱼留给他最后一次回眸,转身跃进了暗沉的海洋之中。

 

TBC


其实应该明天更的,但总觉得大过年的开虐不好2333

过年期间我尽量更新,嗯,尽量

提前祝大家鸡年大吉——吧!


评论(24)
热度(440)

© Vik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