盾冬盾无差

【盾冬】Wild Sea 07(AU,人鱼Steve X 海盗Bucky)

01  02  03  04  05  06


AU,人鱼史蒂夫x海盗巴基,OOC,本章可能提及贾尼

轮到吧唧表现男友力了!

 

7

在当时人们的眼光中,灰烬港算是一座规模中等的港口,不是只能停泊小船的渔港,也没有铺天盖地的桅杆海洋。它地形复杂,要经过一处狭长的河道,两边都是此起彼伏的暗礁和小岛,近处还可见高高矗立的箭塔。入口的海峡曾有人曾目睹鲸鱼在此歇息,四周绿意盎然,海水波澜起伏,总的来说还算是个风景秀美的地方。

镀金骷髅小心翼翼地驶进窄道,迎面吹来的风已经变了气息,隐约透出一股城市才有的喧嚣和烟火味。再靠近些,这里与其他港口的区别就凸显出来了。海盗们的巢穴,“自由之港”,有钱就能买到一切的地方。这里的房子参差不齐,像雨后春笋一样密密麻麻,乱七八糟。街道仿佛迷宫,底层的房屋破旧不堪,靠山的上层似乎好些,再往后就是富人云集之地。最北端的山脚伫立着一座拱桥,对面的区域似乎是整个灰烬港最人头攒动的地方,遍布酒馆、赌场和妓院,是寻欢作乐的最好去处。

没有人指挥他们进港,准确来说,没有任何人对他们的到来有任何兴趣。除了那些箭塔,值班的守卫正用箭头指着他们的脑袋,直到克林特打出道明来意的旗语。镀金骷髅在岸边停泊下来,一部分水手跟从穆斯达修的领导下船。船上仍然留着不少人,他们需要看守掠来的财物,包括那条人鱼。

巴基在下船的人之列。

他的左臂仍绑着固定装置,身上穿着一件较为考究的长外衣,脖子上用丝绸围巾仔仔细细打了四层褶饰。他自己没有这么好的衣服,是找克林特借的。这里不少船员都要去找他们的老相好,大部分都适度打扮了一番。不过巴基专门借衣服并不是为了逛窑子,他有自己的一番计划,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穆斯达修和娜塔莎另有事要办,在路口就与他们分道扬镳。巴基与那些准备去找乐子的船员一起,穿过那些歪歪扭扭的木房,朝着北边走去。他们经过一条集市街后各奔东西,当身边的人只剩下山姆以后,巴基叫住对方,压低声音道:“跟我走,帮个忙。”

“做什么?”

巴基不答,带着他一直走到酒馆云集的地方,往他手里塞了几个银币:“剩下都归你。进去找个地方点杯麦酒,然后打探托尼·斯塔克的一切消息。”

山姆愣了愣:“你关心他做什么?头儿不喜欢他,你忘了去年的事了?”

“头儿是头儿,我是我。为了某些很重要的事,没办法,”巴基拍拍对方肩膀,“这里是他的地盘,这帮长居于此的酒客连肯定他的每个女仆叫什么名字都一清二楚。行行好,帮我一次,两小时后我们在这里碰头。”

山姆不明所以地瞟他一眼,转身进去了。巴基自己也找了另一家酒馆,专找那些滔滔不绝地醉汉套话。两小时后,他已面色微红,身上冒汗。他离开酒馆在外头找了个僻静地吹海风,刚刚深吸一口气,脑海里冷不丁冒出一个声音:“你离开很久了。”

“看在麦酒的份上,操,才两个钟头,”巴基没好气道,“乖乖泡在你的鱼缸里,等我回去。”

“守卫变少了,我可以出来。”

“不行不行绝对不行,”巴基连珠炮似的说道,“忘了那天我们怎么商量的?上了岸就听我的。岸边都是浅水区,而箭塔上的守卫各个能射穿海底的石头。除非你能不惊动任何人跑出去,据我所知除了空气,还没有什么东西能做到。”

史蒂夫不吭声了。

“听话,我答应过救你,就肯定能做到。我需要给你找一个买主,一个有钱有势的,而且能和我合作买主……”

他止住声音,因为山姆正在不远处向他招手。他们交头接耳片刻,巴基显然听到了自己在意的内容,抿嘴露出微笑。

他仍不放山姆离开,把他拖到城北最大的赌场外面。他们在一处僻静地停下步子,巴基转身对着橱窗捋顺及肩的棕发,压平那些被风吹乱的部分。接着他整理领结,抚平衣摆,拍去裤子上的尘土,转身对着山姆露齿一笑:

“我有预感,今天的手气会相当不错。”

“你要去赌博?”山姆面露疑色,指了指旁边的赌场大门,和那些姿态傲慢的守卫,“何必挑这里,你我的钱加起来也不够输上几回的。”

“我不会输,”巴基笑道,指了指自己动弹不得的左手,“而且我需要一个人帮我拿牌。来吧,好人做到底。”

山姆一边翻白眼一边跟在他的后面,穿黑衣的守卫一贯目光毒辣,会将衣着褴褛的赌客拦在外头。而巴基将脊背挺得笔直,目不斜视。尽管他的内心仍有些忐忑,但他强压下不安感,踱到守卫面前时,他不动声色地塞过去一袋沉甸甸的钱币。

守卫显然对此习以为常,他朝巴基欠了欠身,恭敬地拉开了赌场的大门。一股纸醉金迷的气息迎面而来,噪音,热浪,夹杂着烟草的气味,还有女士香水的甜腻味道。柜台前围满了人,巴基用肩膀替自己开出一条路,山姆紧随其后,眼睁睁地看着巴基把大笔的财产都换成了轻巧的锡制筹码。

“你疯啦?”他拉着巴基的肩膀问,“这些够你活半年的!”

巴基笑而不语,半个钟头后,他将三倍的筹码揽至身前,慢悠悠地叫山姆替他点燃了一条细烟卷。

“我说过,我觉得今天手气不错。”

山姆目瞪口呆,半晌以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……难怪从来没见过你缺钱用。”

但赚钱不是巴基来这里的首要目的,远水解不了近渴,如果巴基继续在赌场逍遥下去,大概要一两年才能凑够一条人鱼的价钱,这实在是太慢了。

“请下注。”荷官道。巴基示意山姆把一部分筹码推至桌上,他自己则偷偷打量着赌场四周,视线绕过那些深陷赌桌的男男女女,似乎在等什么人。

“阁下,到您出牌了。”荷官轻声催促。巴基做了个抱歉的手势,侧头瞟了一眼山姆手里的牌面,漫不经心道:“新月五。”

“龙爪。”他的对手说。

“刺客,裁决三。”

对手陷入苦战,在他抓耳挠腮的时候,山姆挨近巴基的耳朵:“我说,还要多久?”

巴基推开他,低声道:“安心,少不了你的份。”

大门打开了,发出轻微的嘎吱声,一个趾高气扬的小胡子男人正在护卫的簇拥下走向二楼。巴基眼前一亮,正好他的对手哭丧着脸表示认输,他立刻把筹码拢过来往山姆跟前塞去:“帮我换了,你想拿多少都行。然后快走,如果有人问起,假装你不知道我去了哪儿。”

“喂,你要做什么?”

巴基来不及回答,从桌上拿来一瓶烈酒飞快地灌进嘴里,剩下半瓶全倒在身上。他的目标正在宴会厅与人交谈,手里端着一杯白兰地。目标面前是同样锦衣华服的商人,他们身边有数个身着整齐制服的护卫。巴基在最外围,以他的身份出现在这里已经相当令人侧目,不远处的护卫正迈开大步朝他走过来,过不了十秒就会毫不留情地将他请出大厅。

巴基必须行动了,此举相当冒险,连他也不能预料后果如何。谨慎一点方式应该是送上书信,道明来意,然后苦等对方理会。不,来不及了,必须在现在动手。巴基默默握拳,突然扬起脑袋,压过在场所有人的声音大喊了一句:

“嗨!斯塔克阁下,还记得我吗!”

对方回头了,眉头紧紧蹙在一起,一脸嫌恶。他没想起来,噢,他能想起来才怪了。连巴基自己都不会记得他一年前见过的小人物,何况大名鼎鼎的托尼·斯塔克。好吧,好吧,真是没得选了。托尼正在示意护卫把巴基弄走,他们气势汹汹地走过来,巴基感觉身上酒气熏天。很好。他右拳握紧,朝着最近一人的鼻梁猛地砸了下去。

 

“现在我想起来了,镀金骷髅号。去年七月份,你们给我带来了一桩不错的生意,然后谈崩了。不得不说你们的船长是个心眼极小的混账,难道他过了一年才想起来和我赔礼道歉?”

顶楼,托尼的办公室内,巴基正被层层捆绑扔在绯红的软毛地毯上。他的头顶上垂挂着一盏华丽炼金吊灯,钟乳石一般的形状里透出湛蓝色的光芒。枝形灯管微微旋转,无数雪花似的亮斑飘洒下来。不,不是什么亮斑。巴基费了点功夫才看清楚,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符号和文字。他现在就跪趴在一片文字组成的海洋里,其中一块落在他鼻子前面,看样子像什么东西的设计图。

四周玻璃通透,足以俯瞰整个灰烬港的景色。海鸥在高空盘旋,不时从窗外掠过。巴基甚至能一眼看见停泊在港湾里的镀金骷髅,桅杆上的黑旗迎风飘扬,底舱深埋在吃水线以下,史蒂夫还在里头,大概正闷闷不乐地等他回去。

天知道他还能不能回去。妈的。他的左臂好疼。

“但是我不记得你,自称巴恩斯的小子,或许那些搬运工里有你的一席之位,”托尼在巴基面前停下来,桌上放着一只银碗,他用餐叉从里面叉出一块切好的梨肉放进嘴里,“算了,我对此也没什么兴趣。先告诉我吧,你醉醺醺地打伤我的护卫又立刻投降,一路乖顺得像头绵羊一样,是有什么别的用意么?”

巴基尽可能让他的声音显得无比恭敬:“和镀金骷髅无关,和穆斯达修也无关,这是我个人的请求。”

“说来听听。”托尼含混不清地嚼着他的梨子。他的悠闲自有他的道理,巴基听说这位执政官在身兼富豪的同时也身兼工程大师,他毫不怀疑只要对方轻描淡写地触碰某个机关,自己就会人头落地。所以这屋里没有半个守卫,不过巴基看到墙角矗立着一个造型诡异的人偶,精金所铸,构造相当复杂。

“斯塔克阁下,”巴基压低了声音,“您需要人鱼血,对么?”

托尼停下动作,目光如炬地盯着他:“我为什么需要?”

“因为您的管家似乎偶染微恙。”

托尼是岛主,富豪,执政官,以及工程学专家,这里没人不知道他的名号。灰烬港曾是某个没落贵族的封地,斯塔克家族将它买了下来,并长居于此。在金钱至上的海盗眼里,最有钱的人自然最有资格成为群雄之首,托尼作为斯塔克三世,他管理这座港口,小到酒馆,大到赌场,他拥有这里的一切。

巴基和山姆今天在酒馆泡了两小时,打探来一个重要的消息。一个月前,一个受到雇佣的暗杀组织试图对托尼下手,大部分死在他机关重重的钢铁堡垒里,只剩下一个头领杀到他面前。头领打算孤注一掷,但托尼的心腹兼管家贾维斯替他挡住了迎面而来的炼金毒药,被重度烧伤。暗杀者的尸首现在还挂在拱桥上,风一吹便迎风晃荡。

这一个月内,托尼一直在寻找治病的良药。他的管家似乎保住了性命,但卧床不起。这对巴基而言是再好不过的筹码,他有人鱼,而托尼需要人鱼血,他不顾一切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说服对方,以少量的血做交换,保住史蒂夫的性命。

托尼沉默了一会儿,把玩着手里的叉子,淡然道:“是的,我需要人鱼血,大量。这东西有价无市,费尽力气找来的一两滴根本满足不了我。既然你都提到了,莫非你有人鱼?”

“我有,而且是活的人鱼,就在镀金骷髅的船舱里。”

托尼闻言,似乎略微吃了一惊:“所以你是穆斯达修派来谈生意的?手段的确出乎预料,不过在我的印象里,那家伙早就扬言不和我进行一切生意来往。”

“不,阁下,我代表的仅仅是我个人,”巴基说着,艰难地撑地直起一点身子,“劳驾,可以给把椅子么。”

托尼盯着他看了许久,随意拉了一下桌旁的一根绳子。下一秒,巴基以一个相当别扭的姿势坐在椅子上,他的手脚还捆着,椅子是从墙壁里用滑轮送出来的。鬼知道又是什么复杂的机关。

“在我相信你以前,我不会考虑松绑,”托尼说,“继续。”

巴基缓慢呼出一口气。抱歉啦,史蒂夫。他在心里暗暗嘀咕道。我得把你说得和商品没什么两样了。

“基于某种机缘巧合,那条人鱼目前受我的控制,”他说,“我想和您商量一件事,请您派出一个乔装打扮的手下,以一个虚假的身份与我一同前往镀金骷髅,我将作为介绍人将您的手下引荐给他们,让您买下那条人鱼。您可以把价格开的很高,让穆斯达修恨不得把全家都一起奉上。之后,在人鱼运输到某个地方时,会发生一点小小的意外,‘买家’带着人鱼跑单了,留下气急败坏的船长和他的部下们。”

“有趣,那你作为介绍人,岂不是要担上全部罪责?”

“这点惩罚我可以承受,以前不是没发生过类似的事,大部分罪状还是可以赖到那位消失的‘买主’身上。穆斯达修大概会花很多年追查这个人的下落,他不会想到的,那个人和您有关。”

“啊哈,我喜欢做慈善,但我不是傻子。我为什么要承担这样的风险?”

“不会有人觉察,待会儿您大可以把我踢出去,因为‘一个醉汉攻击了您的护卫’。您也可以不理会我的提议去和穆斯达修交易,但我敢保证,因为之前的过节,他宁愿把人鱼卖给屠宰场也不会卖给您。我的提议能帮您省下一大笔钱,而您几乎能得到永久的人鱼血供应。”

托尼狐疑地打量他,再度拿起餐叉,咬下一块梨肉。“听上去相当诱人,我可以勉强相信你说的是真话,因为骗我对你实在没什么好处,而我也坚信我们的智商相差十万八千里——你知道,我并不是在夸你。具体说说,等我放走人鱼后,你想做什么?”

“阁下,据我所知,一瓶药物需要的人鱼血不过只是一两滴。”

“没错,但一瓶远远不够,他需要长期服药,直到人鱼的恢复力能帮他长出一层新皮为止。”

巴基动了动胳膊,换一个姿势:“您将人鱼交给我以后,我每个月都会定期向您提供人鱼血,足够您配置药物。只要人鱼活着,这几乎是取之不尽的。”

托尼狐疑地打量他:“你能饲养人鱼?据我所知,他们凶暴、残忍、完全不可控。”

“我可以。”

“得了,你盲目的自信都快赶上我的身价了,自知之明是个好东西,上帝保佑,但愿每个人都有。”

“不,阁下,请相信我,”巴基一字一顿,“那条人鱼对我来说非常重要。”

实际上他心里也没底,他的确是在冒险,把性命交托在史蒂夫身上。如果史蒂夫打算抛下他一走了之,那么拱桥上的尸体恐怕要多一具了。

“先生。”

旁边突然插入的声音把巴基吓了一跳,他花了好些时间才发现是那个精致的人偶在说话,或许里面按了传声装置一类的东西。“我认为,您可以考虑这个提议。”

托尼沉默了许久,目光径直盯着巴基,语气意味深长:“好吧,事到如今我也算是孤注一掷,的确想不出拒绝的理由。不过你必须拿出令我信服的证据,否则当人鱼到手以后,我会当场宰杀他。”

“我会的。”

“那么我要请你出去了,”托尼摆摆手,“为了保证真实性,我大概会在你那张狂妄自大的脸上踹上一脚什么的。噢,别那样看着我,这只是个玩笑。”


TBC

评论(11)
热度(415)

© Vik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