盾冬盾无差

【盾冬】Wild Sea 06(AU,人鱼Steve X 海盗Bucky)

01  02  03  04  05


AU,人鱼史蒂夫x海盗巴基,OOC

今天有车


巴基左臂受伤,在床上整整歇了两天。

不用干活,还能安心享受别人的服务,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。不过随之而来的伤痛就不那么令人愉快了,他浑身都是擦伤,背部有一大块撞击造成的青紫,左臂在磕破中骨折。布鲁斯在他痛得嗷嗷叫的时候并不温柔地拍了拍他的脸,说他应该不会失去他的手臂。“只不过,后续治疗会漫长得让你巴不得把它剁掉。”

他给巴基灌了一堆苦得要命的药物,又往他的每一处伤口涂了各种臭烘烘的膏药。巴基的左臂嵌满了螺钉和金属板,看上去惨不忍睹。布鲁斯说,只要伤口没有感染,巴基很快就可以下地了。不过要等骨头复位,他还需要再熬三到四周,每天忍受疼痛、刺痒和行动不便。

相比之下,其他重伤员也没有那么好过。和他同病房的还有两个人,一个被砸到头,一整天都在说胡话。另一个不慎落水,虽然被救回来了,但溺水使他深度昏迷,不知何时才能醒来。

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些轻伤,没有人死亡,这是最好的消息。娜塔莎来探望过他几次,体贴地免除了他的杂役处分。克林特经常来,不过来得最多的还山姆,他经常用皮囊装点啤酒带给巴基,虽说伤患最好不要喝酒,但酒水能令他五脏六腑都温暖起来,这种舒畅的感觉无可比拟。

第三天,巴基试图下床,山姆小心翼翼地在他右侧搀扶。他们走出船舱,外面阳光明媚,风平浪静,甲板上的水手一如既往的忙碌不休。巴基将一个空木箱拽来自己屁股底下,就因为这个动作,他再度疼得呲牙咧嘴。

“还好吧?”山姆轻声问道。

“没事,不是手,是我的背,嘶——火辣辣的,像换了一层皮。”

山姆发出哼笑:“你换多少层皮也不会变得比现在更难看了。”

“闭嘴,老子照样年轻貌美,能让岸上的女人趋之若鹜。”

船尾有人大喊山姆的名字。“我该走了,把你一个人放在这儿没关系吧?”山姆问。

“当然有关系了,我会晕船,会吐,还会像个小公主一样失足摔倒。太阳真晒,快去帮我找把阳伞,带蕾丝花边那种。”

“噢。詹姆斯把他的脑袋也摔坏了,接受我的哀悼吧,可怜人。”

他边说把一块脏兮兮的手绢盖在巴基头上,两秒后巴基扯开扔了回去,他们相互对视,一同大笑出声。

山姆离开以后,巴基和其他休息的水手玩了一会儿骰子,腰包里又多了两枚银币。海鸥扑簌着翅膀掠过头顶,有人抬头望着天空,发出一声愉悦的感慨:“快到岸喽。”

这句平淡无奇的话却让巴基心头一紧,泛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。

人鱼并没有因见不到巴基而失落,事实上,这些日子巴基询问过负责喂食的船员,他们说人鱼安分守己,一切如常,除了态度倨傲以外没什么值得抱怨的地方。而巴基非常清楚这是怎么回事,从他第一天住进病房的时候开始,史蒂夫就偷偷潜进了他的脑子,开始在里面喋喋不休。

“虽然我发自内心地感谢你救了我,但是你他妈的能少说两句吗!”

每个夜晚,巴基都在发出类似的咆哮。有人在脑子里面讲话的感觉相当别扭,何况史蒂夫真的太唠叨了,他一心认为人类的医术是个笑话,命令巴基前往底舱,他会用人鱼的方式替他治疗。

不论巴基怎么拒绝,史蒂夫依然坚持己见,他在这方面简直固执得像头牛,一百个人都拉不回来。后来史蒂夫不仅在夜晚开口,白天也开始冷不丁冒出来。他用他别扭的语法询问巴基的晚饭,住宿、医疗卫生以及一切他能想到的问题,甚至要求巴基躺到海里,因为“浪花的拍击可以减缓疼痛”。

再被史蒂夫念了两天两夜之后,巴基终于受不了。“你能去别人脑子里待着吗?”他怒道,“我旁边有个磕坏脑子的家伙,成天说梦话简直烦死了,你赶紧去对他用你人鱼的治疗术吧,搞不好你们还能聊出友谊聊出感情聊得操他妈的一起去私奔。”

“不行,只能对你。”

“不用那么客气!”

“伴侣。”

“啊?”

“你是我的。”

巴基愣了几秒,接着几乎从床上跳起来:“开什么玩笑!”

布鲁斯怒气冲冲地推门进来:“行行好,巴恩斯阁下,你吵到其他伤员休息了。你为何如此亢奋?莫非我新配的药物有致幻成分?”

“啊,抱歉。话说回来,布鲁斯,你有安眠药么,我觉得我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觉以忘记我刚才听到的……”

“我只有让人永世安眠的药物,想试试么?”

“……不,算了。”

史蒂夫莫名不再开口,也许他伤心了?巴基居然心软了几秒钟,然后吓得赶紧把这个念头赶出脑海。即便如此,一想到船即将靠岸,巴基仍有些失落。他无法接受人鱼正一天天接近死亡,他把这念头定义为对救命恩人报答。傍晚他去找娜塔莎聊聊,打算旁敲侧击询问人鱼的下场。娜塔莎大为不解,用她的话说,如果他们不卖掉这条人鱼,凭什么在底舱里空那么一大块地方,好吃好喝的伺候他?

“我的意思是,假设,有没有一种可能……人鱼到了买家手里,可以活下来之类的……”

“不太可能,圈养人鱼没什么益处,有的是比他们珍贵而且温顺的动物。”

“呃,好吧。不过我们真的能找到合适的买家么?”

“这就用不着你操心了,这次离港之前,我已经听说有个叫海德拉的商会在收购人鱼,”说着,她神情严肃地瞟了巴基一眼,“詹姆斯,不管你那颗狡猾的狐狸脑袋在策划什么,劝你立刻停止。收起你那多余的恻隐之心,别忘了我们是为了什么来当海盗,当然是钱,不然我们为什么不去花园参加舞会且享受一杯美酒?”
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“但愿你没有,”娜塔莎深深吸了一口气,“这里每个人都需要钱,欠债也好,救命也好,你别想断了任何人的财路。还记得我们怎么处置叛徒么?我们会把你绑上绳索拖在船尾,欣赏无数鲨鱼争相撕咬的美景。”

巴基干巴巴地笑了笑:“你想多了,我怎么敢呢。”

离开大副的船舱,巴基思虑重重地朝着下层走去。想说服娜塔莎或者穆斯达修都是不可能的,巴基自己也不可能凑出等价的金额足以带走史蒂夫。放他逃走?或许是个好主意,要瞒着七十多个船员把一条超过十英尺的人鱼搬出底舱,堂而皇之地扔进海里?还不如让他自杀算了。

这条人鱼有着非凡的能力,或许他能想出办法?不,如果他有办法,他早就溜了,何必一直带在底舱的水箱里。

史蒂夫肯定了他的猜测:“没有水,我会受到限制。”

巴基忿忿不平地咕哝:“那你还出来。”

史蒂夫不答,他正用尾鳍的尖端轻轻刮蹭巴基的肩膀,触感仿佛湿漉漉的羽毛。这是巴基受伤后他们第一次见面,人鱼一如既往地跃出水箱向他游来,把冷冰冰的海水全蹭在了他的衣服上。

“……史蒂夫,问个问题,”巴基打断了沉默的空气,“你想逃么?”

史蒂夫正蹙眉研究巴基的绷带,闻言抬起头来,眨了眨眼。

“你不会喜欢这个的吧?”巴基指了指后面的水箱,“你应该回到海里去。”

“我们?”

“不不,”巴基摇头,“我说的是你。”

史蒂夫似乎有些不安,尾巴一卷,将巴基揽至身前。巴基焦躁地挡开他贴上来的手,开口道:“你知道船在航向何处吗?灰烬港,海盗们的老窝。一靠岸他们就会想办法处置你,离开水你就没法自保,你会死的。”

史蒂夫晃了晃头,看起来不以为意。看他的反应,似乎他坚定地认为,除非巴基和他一起走,否则别想让他离开这里半步。

“有时候我怀疑你根本没长脑子,海豚——不不、蝌蚪都比你聪明,”巴基没好气道,愤怒牵扯到伤处,让他疼得直抽凉气,“……真想给你一拳把你揍清醒。”

史蒂夫再度将他搂住,鼻尖安抚般紧紧贴着他的耳朵。“人类对我用了诱饵,使我中了他们的圈套,”他缓缓说道,“我被囚禁很长时间……那段日子我相当焦躁,没有理智。”

史蒂夫的语言有些吃力,听得出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他的意思:“遇到你,就好多了。如今我已恢复,随时可以抽身离开,但我觉得按照人类的做法……我似乎应该征求一下你的意见?”

巴基微微咋舌,他似乎还是低估了人鱼的实力:“你想怎么做?这里守卫重重。”

“你的船员阻挡不了我。”

“不行,”巴基立即反对,“他们是我的同伴,你不能伤害他们。”

人鱼似乎微叹一口气,尾鳍也怏怏地垂下去了。

“或许……你有不伤害他们的办法?”巴基试探着问道,“你不是能控制人心?”

史蒂夫似乎在笑了,无奈地摇摇了头。

“为什么不行?”

人鱼并不答话,只温柔地望着巴基,视线深邃得几乎能看到他的灵魂里去。后者怔愣许久,忽然感觉脊背有些发麻。“……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。”

史蒂夫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。

“操。”巴基没好气道。

又沉默下来,空气莫名有些凝重。巴基心事重重地望着黑黢黢的船舱顶部,良久,叹了口气。

“我不会跟你走。”他说。

人鱼露出“果然如此”的表情,哀伤地眨了眨眼。

“我是个人,是个海盗,我不会放弃我的生活。”他坚定地说,“答应我,由我来想办法。到了岸上,我保证把你弄出去。”

史蒂夫许久未动,几分钟后,才从慢慢地后面搂住他的腰,指尖摩挲他并未受伤的右腕。他们不发一言,就这样静静地依偎了大半夜。后来巴基的心绪稍显平静,连带着伤处好似也不是那么痛了。他垂下头,像是转移话题那般问道:“说起来,那天海浪托了我一把,是你的能力么?”

史蒂夫的额头蹭着他的脖颈,拱了拱,像在点头。

巴基来了点兴趣,直起腰,侧头问道:“你还有什么能力?”

史蒂夫不答,将巴基的头发拨开,埋头舔吻着他后颈的肌肤。巴基被他弄得痒痒,躲不掉,就由着他去了。好在史蒂夫动作轻柔,有一搭没一搭,时间长了,巴基竟然迷迷糊糊有些想睡。

“……我得走了。”巴基说着,试图起身,但史蒂夫忽然按住了他的腿。他重心不稳向前倒去,史蒂夫盘起的长尾稳稳接住了他。正当他想要回身呵斥的时候,史蒂夫的身子动了动,湿漉漉的鳞片把他往旁边一推,他没来得及挣扎就侧躺在了地上。

幸亏被压在下面的是他的右臂,不然巴基非疼得叫起来不可。但是这姿势极其尴尬,巴基一个人根本爬不起来。“史蒂夫,扶我一把。”他扭动身躯,向人鱼求助。但史蒂夫非但没有帮他,反而俯下前身,把吻落在了他的耳垂上。

“治疗。”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。

巴基花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,史蒂夫在回答好久以前自己问他的问题。不等他做出反应,史蒂夫的双手已绕至他前胸,几下就把他的上衣脱去了。一阵微凉的体温伴随着海水的湿气,朝着他的后背拂来。史蒂夫低着头,舌尖碰触巴基背上的青紫,慢悠悠地沿着脊椎舔了下去。


一辆小车


TBC

还是老鹿的配图XD



评论(22)
热度(511)

© Vik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