盾冬盾无差

【盾冬】Wild Sea 05(AU,人鱼Steve X 海盗Bucky)

01  02  03  04


AU,人鱼史蒂夫x海盗巴基,OOC


5

海风从西南方吹起,刮过蛛网般错综复杂的缆绳,绕开高耸入云的船帆到达巴基面前。束在腰间的六分仪被风反复推向桅杆,咣咣作响,吵得人心烦意乱。他一再转动望远镜上的刻度,海平线与天空的交界处泛着令人不安的灰色,海水不再那么澄澈,天空也像布满烟尘,里里外外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氛围。

“坏天气。”他喃喃自语。

镀金骷髅满载宝物,正在返航的途中。看来她即将遇到一个巨大的难题,不是海军舰队,不是瞭望塔,而是风暴。

“你确定看清楚了吗?詹姆斯。”

“是的,它正在向我们的方向移动,速度很快,最迟后天我们就会与它碰个正着。”

穆斯达修陷入沉吟,娜塔莎麻利地在桌上铺开海图:“或许我们可以从东边绕过去。”

“不现实,这场风暴规模庞大,我的鼻子都能闻到海水都被吓得打颤的气味,”穆斯达修冷冷的说,“搞不好是今年夏天最后一场风暴,不去找那些军舰,偏偏拦住了我们的去路。”

娜塔莎抱臂胸前:“那该怎么办?如果我们减轻一些负重,或许可以和它赛跑,趁早跑出它的范围。”

“不,我们朝西走,和它错开三到四个罗经点,”穆斯达修伸手在海图上点了几个方位,“避开风暴中心,尽可能将损失减到最小。

娜塔莎点了点头。至于巴基,这里没他说话的地方,他一直贴门站立,百无聊赖地等着船长有朝一日想起他的存在。穆斯达修掏出烟袋,慢悠悠地嘬了一口,说:“娜塔莎,让他们行动起来,检查接缝、绳索、风帆,准备好水泵。今晚饱餐一顿热饭,明天开始熄灭一切明火。别让我看见有人偷着点灯或者打开炼金炉炖汤,我会亲手拧掉他的鸡巴挂在桨上。”

娜塔莎应声离开,穆斯达修这才看到巴基。“回你的岗位去,詹姆斯,”说着,他敲了敲手中的烟袋,“我得和它说两句临别情话。记得把门关上。”

下午,风暴又临近少许。阳光变得格外炎热,像炙烤焦土一般灼烧着镀金骷髅的甲板。天空一片晴朗,那种密不透风的蓝简直像一块望不到边的顶盖,沉甸甸地压下来,让人连呼吸都异常压抑。别的瞭望员接替了巴基的岗位,他没有休息,立刻加入了检修船只的队伍当中。

现在没有一个船员有休息时间了,这无关惩罚,他们正在面临一场长达数日的恶战。在巴基超过二十年的海上经历里,风暴数不胜数,每次都伴随着伤亡和损失。海洋就是这么一位暴戾的君主,没人能摸清他的脾气,每一个有经验的水手都会提醒那些新加入的莽汉:不要怒触海洋,他会像捏死一只蚂蚁一般轻易要了你的命。

接近午夜,巴基才抽出去时间去底舱给人鱼喂食。史蒂夫显然等急了,正比往日更加焦虑地拍着水花。他对扔进去的鱼虾视而不见,反而隔着玻璃试图触摸巴基的脸,毫不掩饰眼底的担忧。听上去很荒谬,但几日的相处让巴基肯定了这种念头,他知道人鱼在关心他。

人鱼不忍看他劳累,但如今状况已关乎性命,每个水手都得出力。巴基浅笑着揉了揉汗湿的头发:“没事,晚上吃了一顿大餐,现在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力气。”

史蒂夫甩动尾鳍,利箭一般朝着上方游去。巴基急忙惊叫阻止:“别出来!今天不行!”

人鱼停下了,满脸的困惑。之前五天,他都会在巴基探望他的时候从水箱里鱼跃而出,趴在地板上陪对方一会儿。巴基允许他适可而止的抚摸和碰触,有时还会在他怀里睡上一觉。今天这么激烈的言辞还是头一次,史蒂夫向巴基游过去,不解地敲了敲玻璃。

“往后几天都不行,碰见操蛋的事了,啧,该怎么跟你说,”巴基揉着眉心,一脸苦恼,“风暴,知道吗?海上的暴君,魔鬼拉出来的稀屎,朝着我们来了。去年的一场风暴死了四个人,有一个从桅杆上掉下来直接摔在我面前,脑浆溅我一腿。这还算好的。”

他顿住了,整张脸隐没在水箱庞大的阴影里,暗沉沉的看不出表情:“我父母,在我八岁的时候,死无全尸,整艘船都覆没了。如果他们现在还活着,我恐怕在哪支舰队里当少尉,指挥着一堆新兵蛋子和海盗杀得你死我活,而不是自己变成海盗……”

史蒂夫安静地望着他。

巴基用袖子狠狠往脸上抹了一把,再抬起头时,他深深地吸了口气:“算了,我也不是在埋怨什么,海盗挺好的,钱多的花不完,还有一帮狐朋狗友。”

他触摸玻璃,指尖正好和史蒂夫的掌心依附在一起。“总之,风暴就是海上最操蛋的东西,我宁愿被剑捅个对穿,被火药炸飞,也不想被风暴卷进海里淹死。这船上没人想。我们得度过这个难关,知道吗?往后几天我恐怕都不会来看你,大概也没人有空带吃的来。你要饿肚子了,抱歉。”

他的手指滑到哪儿,人鱼的掌心就跟到哪儿。他们在黑暗中对视,史蒂夫俯下身子,鼻尖几乎贴在玻璃上。巴基能清楚地看到他的面容,他幽蓝的眼瞳和颤动的两腮,巴基情不自禁靠近了,如果没有玻璃阻隔,他们的脸几乎要碰到一起。

巴基蹙眉,史蒂夫的声音又浮现在他的脑袋里:“过来,休息。”

“可我很快就要离开。”巴基说。史蒂夫闻言收紧了耳鳍,嘴唇抿紧,看上去并不满意他的答案。

“休息。”史蒂夫又重复了一遍。

“好好好。”巴基叹了口气。他真是越来越习惯这种直接在头脑里响起的声音了,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好现象。他贴着水箱坐下来,双臂枕在脑后,嘀咕道:“就几分钟。”

时间缓慢流逝,没有人再说话。巴基用余光瞟见史蒂夫贴着玻璃蜷起来,与他背靠着背。“……好累……”他揉着酸涩不已的眼眶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“有时候真想当一条人鱼啊,不是你这样的倒霉蛋,是无拘无束的、能在海里肆意畅游的人鱼……”

他本以为史蒂夫不会回应,没想到短暂的沉默后,一个声音响起:“我不是倒霉蛋。”

“噢?”巴基挑了挑眉。

“遇见你,我很幸运。”

这是情话么?这条笨口拙舌的鱼正在和他调情?巴基心中一动,一句话伴随着笑意脱口而出:“笨蛋,你知道遇见人类意味着什么吗?你会死的。”

史蒂夫没有答话,巴基的笑声却慢慢停下了。他侧头望着人鱼的侧脸。是啊,他已然忘了这个。就算熬过了风暴,就算顺利到达港口,就算那是一件多么值得兴奋和期待的事。但是对人鱼而言呢……?

那是史蒂夫的死期。

 

第二天正午,当巴基爬上桅杆时,已经能清晰地看到海平面上的黑影。全体船员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随时准备迎接风暴。到了傍晚时分,明明该是夕阳西下一片明媚的光景,天空中却阴暗得堪比铁块。不出多时,雷声阵阵,细雨纷纷扬扬地洒落下来。

甲板上仍然忙碌不堪,没有一个水手的衣服是干爽的,然而这才是老天爷刚刚派出来的先遣军。浪花一改往日的温柔,犹如巨锤般强劲地撼动着船身,走路已经不太容易保持平衡。穆斯达修亲自来到甲板上指挥,他们封死武器库,将货舱的门牢牢堵上。巴基没能再去底舱看一眼史蒂夫,据其他水手说,他安静地蜷在水底,连个正脸都不赏给他们。

周围传来噼里啪啦的雨点声,越来越猛,狂风呼啸,船只在两面夹击下只能脆弱地摇摆。没有火把照明,到处黑得伸手不见五指。娜塔莎举着一盏闪耀着绿光的球体,那是被称作“格利鸿之眼”的珍贵物件,某次袭击的战利品。它由皇都的雕金匠制作,不用明火,却似探照灯般的明亮。现在她把灯球交给巴基。“你是眼力最好的瞭望员,”她说,“靠你了。”

巴基郑重点头,最讨厌救生索的他现在也不得不在腰间绑上束带,灯球系在背上,他开始沿着湿滑的桅杆向上爬。波涛太猛烈了,疯了一样撞击着船舷。山姆正在破口大骂,雨水使他难以掌舵,连舵盘都抓不牢。

不止巴基,还有很多船员也在冒着生命危险爬上桅杆。克林特站在高处,雨水冲的他连眼睛都睁不开:“操他妈的,绳子缠在一起了!”

“用你的牙齿!”娜塔莎吼道。克林特果然埋头下去撕咬,几分钟后,最后一面船帆终于降了下来,现在狂风的威胁稍有缓解,但是海浪仍然肆虐,巴基知道,更糟糕的时候还没有到来。

他牢牢攀住桅杆,灯球给他提供了足够的照明,他的视线可以投得更远一些。雨越下越大,数道闪电仿佛火龙似的撕破了天空。一个接一个的浪头拍上甲板,水顺着接缝灌进去,穆斯达修推开一个累瘫的船员亲自推起水泵。巴基只盼望船员们有足够的的力气维持水泵运行,如果水不能及时排出去的话……

船身又一次震颤,甲板上的人不得不趴伏下去才不至于被甩离地面。巴基真恨不得长出根来扎进桅杆里,他快被晃吐了,雨一会儿迎面来,一会儿从后面吹,油布斗篷根本起不到什么效果。他勉强腾出一只手用力抹了把脸上的雨水,球灯将光辉投向海面,绿莹莹的光亮中,一团阴影犹如黑色巨兽蠢蠢欲动,正朝着他们涌过来。

“疯狗浪!”巴基嗓音嘶哑,喉咙里仿佛有火在烧,“疯狗浪!左舷方向四十五度——”

“活见鬼!”娜塔莎叫道,“都抓牢了!詹姆斯!下来!”

“满舵!”穆斯达修对着山姆嘶吼,“迎上去!撞开它!将它碾碎!”

山姆已将全身的重量死死压在舵轮上,还有另两个水手陪他一起扳住。船体几乎失控,半晌终于作出相应,缓慢地倾向左边。“还不够!还差一点!”巴基冒着雨声呼喊,他应该下去,可只有站在这里他能看清海面的位置,“就快了,它要来了——”

巨响,仿佛甲板在一瞬间爆裂,镀金骷髅的木料之间发出恐怖的摩擦声,船首几乎成九十度抬起,尖端直指黑压压的乌云。巴基感觉整个世界都在一瞬间天翻地覆,他什么都看不见了,除了翻涌的海浪,无尽的雨水,和暗沉沉的天空。

失重,眩晕,脚底不知何时脱离了地面。镀金骷髅就像个跷跷板一样在浪尖穿梭,疯狗浪过去了,船底重重砸回海面,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声。至少船是稳住了,巴基却已脱离了桅杆,他只看到海水迎面掀起将近十五英尺,下一秒就要将他吞噬。

他只要抓住救生索、救生索——

安全绳软绵绵地追了下去,另一端是空的,它被磨断了。

巴基甚至来不及对自己做出哀悼,他已经在下坠。甲板上有人看见他正从桅杆上摔落。“抓住他!上帝啊——快抓住他!”他听见克林特在呐喊,但他已来不及看朋友们都在何处。海浪就要落下来了,他几乎能感受到那种千钧重担般的压迫感,近在咫尺。

会被卷走,必然的,坠入海中,如果他还没被拍碎骨骼的话,或许能挣扎着活下来。巴基睁大眼,只希望死亡能来得仁慈一些。可预想中的重压迟迟没有降落下来,海浪翻卷,分裂,周围好像环着一圈温和的光芒。紧接着,海水竟然从他左右直直坠了下去,半空中像是有意识一般托了他一把。只是一瞬,他感觉下落的速度减轻了,海浪在他身后落向地面,最后缓缓渗入船只的缝隙中。

坚硬的甲板迎接了他,他跌落了下去,背部传来的剧痛让他险些失去意识。船身还在颠簸,他像个空无一物的木桶一样随着倾斜的地面滚动,撞上船尾,跌进楼梯。妈的,太疼了,但至少还有命在。巴基好不容易稳住自己,他扶着墙壁直起上身,好几个人冲过来拉他,最近的就是娜塔莎。

“怎么样?哪里疼吗?快说句话。”

巴基嘴唇轻启:“是史蒂夫,是他。”

“什么?”

巴基摇摇头,他脑海中只回荡着一个名字。

史蒂夫。

 

TBC

 

写到那一段的时候眼前自动升起游戏的提示白字:

从正面迎向疯狗浪可降低其伤害

虽然我经常来不及转船头,被撞个七荤八素2333


评论(19)
热度(523)

© Vik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