盾冬盾无差

【盾冬】Wild Sea 03(AU,人鱼Steve X 海盗Bucky)

01  02


AU,人鱼史蒂夫x海盗巴基,OOC

盾鱼继续耍流氓


3

 

“詹姆斯,最好解释一下你的行为。”

……

还能怎么解释?醒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误工了。如果不是船身颤动了一下,一个没放稳的木桶咣地滚到巴基面前,他没准能昏睡上三天三夜。当时他揉着发涩的双眼直起上身,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湿凉的积水里,水箱中溅出的海水在地上汇聚成硕大一滩,不但他泡在里面,他的衣物也湿透了。

早上了么?底舱暗无天日,无法判断时间。巴基觉得头脑钝痛,充满宿醉带来的眩晕感。更糟糕的是,只要动一动腿,膝盖以上的肌肉就火辣辣的疼,接着着腰酸背痛,连颈椎都在向他发出不堪忍受的抱怨。肩膀尤其疼得厉害,人鱼的咬伤刚刚凝血,留下了几个触目惊心的孔洞。

一连串脏话争先恐后的挤到他嘴边,现在他骂的内容就算被船上最不要脸的水手听见了,都能让他们羞红耳根躲到一边去。他穿好衣服,浑身僵硬地走出积水,一回头,那大得惊人的玻璃箱还矗立在原地。海水静得毫无波澜,仿佛凝成了固体,人鱼似乎还在休息,看不到他的上身,只看得到他曲折回绕的尾鳍静静地卧在箱底。

巴基快步上前猛砸玻璃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大约是看到这个罪魁祸首还在睡大觉,心里不平衡的关系。他砸了十多下,人鱼才翘起尾巴尖,又不动了。再砸几下,人鱼的尾鳍便以微小的幅度晃了晃,懒洋洋的,跟狗尾巴一样。

如此反复,只要巴基敲玻璃,人鱼就晃一下尾巴。久而久之巴基烦了,转身想走,突然听见背后水声荡漾,一侧头,人鱼正紧贴着玻璃,眼睛像日光下的海水那样熠熠闪亮。

不知是不是错觉,人鱼似乎没有那么强的攻击性了,微歪着头,耳鳍一张一合,好像在问他“有何贵干”。

对方气焰一矮,巴基就情不自禁地嚣张起来,他冲人鱼威胁似的挥了挥拳头:“乘人之危的王八蛋。”

人鱼看着他,眼神接近苛责。混蛋,他为什么要被一条鱼教育?还是一条勾引他的烂鱼。

“不喜欢脏话?妈的乌龟犊子,卷心菜大粪头,你没得选!”巴基气得跳脚,拨开糊住视线的湿发,破口大骂,“老子把你的卵蛋剁下来下酒,往你的屁股里塞铁棍——”

人鱼突然一个回旋,暗蓝色的尾巴猛地砸在玻璃上,发出咣的一声巨响。巴基吓得退了一步,如果没有玻璃保护,他毫不怀疑这一击足够打烂他的脑袋。人鱼在泡沫翻涌的池水里飞快巡游,下一秒他的尾鳍破开水面,留下一道湍急的水流。池内瞬间水波翻涌,海水从顶端飞溅出来,劈头盖脸的洒了巴基一身。

巴基的怒火瞬间就被冷水浇灭了,此刻他才清楚地意识到刚才的举动有多么鲁莽,他居然在不计后果地挑衅一个凶暴的刽子手?片刻后人鱼安静下来,重新倚回池底。巴基深深地吸了几口气,他的肩伤淋到水了,痛得要命,该死。

“听得懂我说话么,喂。你说你叫什么来着,史蒂夫?”

史蒂夫像蛇一样盘起尾部,抬起眼睛瞅着他。

“我承认我打不过你,那又如何?想想你的处境。想活命的话,奉劝你别惹我,”他不禁把牙齿咬得咯咯响,“别随便进我的脑子,进别的地方也不行。去你妈的。”

他快步离开底舱,头也不回。走到下层甲板的时候他看了一眼舷窗,日头已经升的老高了,海面风平浪静,头顶传来水手不间断的呼喊和忙碌的足音。

巴基决定先回卧室,找点东西把肩膀的伤口遮住。再回到露天甲板时,气势汹汹的船长和大副娜塔莎已经等候他多时了。

“你的脑子是浸过水还是怎么了,谁允许你拖延两个钟头不上桅杆?”

巴基只能撒谎:“我醉得不轻,醒来就是这个时候了。”

“太阳已经在正当空了,詹姆斯,狂欢夜在昨晚就翻过去了,”穆斯达修冷冷地盯着他,“我理解宿醉,但我的容忍有限。船上七十来个弟兄,误工到这个时候的只有你一个。”

“抱歉,船长,我保证不再犯了。”

穆斯达修摆了摆手,转过身子大步离开,这是将巴基的处分全权扔给娜塔莎的信号。红发的大副几乎包揽了船上一切事务,穆斯达修只用下达指令,细节全部由她操办。

巴基暗暗祈祷自己和娜塔莎的交情能起点作用,所幸娜塔莎并没有剥夺他昨天的分成,只抱臂胸前,恶狠狠道:“十五天杂役,所有别人不想干的烂活都交给你。你没有休息时间了詹姆斯。”

巴基发出一声哀嚎,周围不少船员在窃笑,被娜塔莎一一瞪回去:“还有,底舱那条鱼也由你管。”

巴基险些把下巴掉地上:“不!等等——为什么!”

“因为怕人鱼怕成这样的,你是船上是唯一一个,”娜塔莎加重了唯一二字,语带嘲讽,“尿裤子的巴恩斯。”

“尿裤子的巴恩斯!”众水手齐声呼应。

你们根本不知内情!巴基在心底嚎叫。你们当然不怕他,他连半片鱼鳞都不会赏给你们,你们对他而言和大粪没什么两样。但是,这条船上,那混账人鱼只对我的屁股感兴趣!

“人鱼小妞会疼爱你的,或许他能给你生出一窝小鱼!”

“我看是你给他生吧,哈哈哈哈!”

“闭嘴!你们这些吃屎的杂种!我根本没有尿裤子!”巴基回声怒喝,船员们疯笑着一哄而散,巴基在冲他们每一个人的背影竖中指。

娜塔莎让他去厨房拿新鲜的鱼,巴基力图声辩:“我对他完全不了解,在照顾人鱼这方面,我还不如刚出生五分钟的婴儿。”

“就算你只会在老妈怀里喝奶也得去,把你的脑子用在该用的地方,而不是耍嘴皮子。”

“但是——”

“给我干活,干到筋疲力尽当场暴毙之前别想回来,”说完,娜塔莎转朝向那群笑个不停的水手,“看什么看!左满舵,起转向帆!你们要把船开去北极吗!”

所有人都忙碌起来,没人有空来听巴基怨声载道。他气势汹汹地往手里啐了口唾沫,揉了揉,然后麻利地拽住绳梯往上爬。桅杆顶端的小平台还在等着他,那是他的地盘,唯一的清静之地。

一旦忙碌起来,他就没有那么多闲工夫想东想西了。入夜以后他提着水桶踏足底舱,正巧看见山姆从里面一脸挫败的走出来。

“想看看里头的家伙是不是还活着,他却连动都不动一下,”山姆指指后方的水箱,“这东西不会真的死了吧?那可就卖不出价钱了。”

“没死,活蹦乱跳呢。”巴基没好气道。果然,他一靠近,水池立刻搅起波澜。史蒂夫出现了,他显摆似的摇动那条长尾,在巴基面前急掠而过,接着他看见山姆,当即尖牙外露,口中发出恐吓一般的嘶嘶声。

山姆本搭着巴基肩膀,听见这声音不由自主地退了半步。史蒂夫咆哮声愈响,上身探出水面,两腮不断颤动,仿佛一条暴怒的鲨鱼。明明有玻璃阻挡,山姆还是一步步退到门口,这才心下稍安,咋了咋舌。

“真够凶的,”他说,“你小心点,注意安全。”

巴基点点头,看山姆转身欲离,又忍不住道:“……在人鱼面前,要注意言辞。”

“啊?”

“我是说,他可能听得懂。”

山姆满不在乎地哼笑一声,并未作答。

“他就是个怂货,胆子大不到哪里去。”山姆走后,巴基小声嘟囔道,人鱼似乎因巴基主动对自己说话而感到兴奋,他甩动尾巴靠过来,似乎想隔着玻璃碰触巴基的脸。

“别过来,”巴基悚然心惊,“别干昨天那种事!”

人鱼歪着头,也不知道听没听懂。累了一天了,巴基已经顾不得发脾气,他只想早点干完活睡上一觉,哪怕只能睡两个钟头,也总比熬通宵强。

“听着,你饿了两天了,我给你带了吃的,”说着,他向人鱼展示了自己带进来的水桶,里面全是刚捕获不久的海鲜,“作为交换条件,不准碰我。”

史蒂夫还是那副不明所以的模样,他的确安静下来,蓝眸闪烁,一动不动地凝望着巴基的脸。巴基深呼一口气,怀着听天由命的心情步上梯子。水箱顶部只有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小口,上面有一个盖子,但没合拢。巴基想起昨天他就是从这里进去的,不由得替自己感到羞耻。混账巴恩斯,你怎么这么不争气。

盖子离水面还有六英尺左右的距离,可想而知这个水箱有多么巨大。巴基放下水桶,一条一条把桶里的海鲜往池子里扔。海虾、鲱鱼和牡蛎接二连三落入水中,四散开来。他看着史蒂夫迅速把一条最大的鲱鱼叼在嘴里,唇间露出小半截鱼尾,头一扬就不见了。

这活计真轻松。巴基心想,不由得在旁边坐下来。在桅杆上站了一天,傍晚又开始擦洗甲板,现在腿酸脚软。真疼啊,他把裤腿卷起,用指腹按压自己的小腿。但愿这种酸疼不会持续到明天,如果他因为疲惫而从桅杆上摔下来,那就没人救得了他了。

正出神的时候,他不由自主将双腿垂在洞内,侧头向下看去。浮在水中的食物已经被史蒂夫吃光了。不知道人鱼的食量如何,这一顿能否吃饱。当巴基发现自己竟然在担心史蒂夫的饮食时,不由得伸手揉起太阳穴。真是够了,他为什么要关心这家伙的死活。

不过史蒂夫一旦听话起来,还挺顺眼的。人鱼在水中静止下来,他的长相真的只能用英俊形容,还有他望向自己的视线,似乎相当温和。巴基还有个新发现,他发现这条人鱼最喜欢蹙眉,每次他这么做,就特别像个刚正不阿的海军统帅。

想想人鱼昨天的恶行,这反差未免也有点太大了。

巴基回忆起小时候看的故事书,鬼怪吃掉人类,就会变成这个人类的模样。这条人鱼不会真吃了个海军统帅吧?

巴基越想越离谱,幻想人鱼吃了自己然后变成自己的样子去招摇撞骗。史蒂夫一直在打量他,眉头越蹙越紧。后来他开始用尾鳍拍打玻璃,巴基被吵得心烦意乱,刚想出声喝止,突然脚腕一凉,人鱼竟然跃出水面把他拽了下去!

“等等,放开!”

落水的感觉可不好受,海水冰冷,巴基从头到脚都湿透了。史蒂夫将他按在玻璃上,巴基瞬间以为昨晚的事又要重演,但史蒂夫只是用利爪飞快地割开一个牡蛎,挖出蛎肉塞到他嘴边。

“你做什么?我吃过晚饭了,不用喂我——滚!唔唔唔——”

史蒂夫压上来了,他见巴基不肯吃,索性将蛎肉放到嘴里嚼碎,再口对口哺上去。湿滑的蛎肉被顶到喉咙口,巴基好不容易咽下去,史蒂夫的舌头还在他嘴里搅弄,品尝他的舌尖,舔遍他的齿列。

巴基用脚踢他,踢不走,用拳头打,打不动。海水都被他们搅浑了,满是翻涌的气泡。等到一整个牡蛎吃完,史蒂夫才把他松开。巴基连连干咳,喉咙里全是咸腥味。他逃命似的攀住玻璃,脑海里只剩一个念头——

快逃,不然绝对会发生什么的。

但是……

巴基觉得自己蠢透了,他爬不上去,足足六英尺的高度,就算他像个青蛙一样匍匐在玻璃上挣扎也上不去。史蒂夫就在后面看着他,如果人鱼会笑的话,现在他一定笑得像个疯子。真他娘的活见鬼,他到底该怎么出去?除非、除非——

腰被搂住了,一双湿漉漉的手环着他的身躯,接着脚下一轻,水面急速下降,几乎眨眼功夫巴基就回到了外面。他扶着玻璃喘息,史蒂夫落回水里发出哗啦一声巨响。他在下面悠然游了一圈,朝巴基晃了晃尾巴。

是眼花了吗,巴基居然看见史蒂夫眨着那双蓝眼睛,对他笑了一下。

 

TBC


我又找老鹿骗到图了哈哈哈哈



评论(26)
热度(469)

© Vik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