盾冬盾无差

【盾冬】Wild Sea 02(AU,人鱼Steve X 海盗Bucky)

01


AU,人鱼史蒂夫x海盗巴基,OOC,轻微提及寡鹰

才第二章我就迫不及待开了辆小车ಠ_ಠ

 

02

对镀金骷髅上的水手而言,没有什么比胜仗之后的一场烂醉更适合释放情绪。数不尽的佳酿被搬到甲板上,他们新抢来的朗姆酒堆得像座小山,除此以外还有数不清的红酒、黑麦酒、白兰地,全部加起来的分量足以灌醉一百头大象。

镀金骷髅有规定,只有休息的人才有资格适量的喝酒,不可烂醉,更不可发酒疯。还有当船经过严寒区域时,或是发生重大事件时,每个人可能会获得一杯额外的烈酒,但仅此而已。唯一可以痛快豪饮的时刻只出现在现在,他们打了胜仗,热血沸腾,如果不让他们发泄,只怕有人会因为过度激动跳进冰凉的海水里去。

这是镀金骷髅的狂欢夜,他们如牛似的豪饮,嘴里嚎叫着不堪入耳的歌谣。快活的人声回荡在每一个角落,水手们三三俩俩聚在一起打牌,有人在露天甲板中央摆了个角斗场,娜塔莎正在把胆敢挑战他的醉汉一个接一个撂出场去。

巴基一个人待在桅楼顶端,啜饮着克林特带给他的一杯红酒,红酒相当劣质,没有半点酒味,他感觉自己在喝一杯醋和白水的混合品。甲板上的欢声笑语一浪高过一浪,不是巴基不合群,只是他作为瞭望员不能擅自离开岗位。目前月亮才刚刚高过海平面,巴基暗暗盘算,要等人换班,他起码还得坐上半个钟头。

他喜欢这份清净,舒适的海风吹拂面部,可以让他放心思索人鱼的事。

人鱼,他们的每一个器官都是极佳的炼金材料,而且价值不菲。这片海域人鱼曾遭大肆捕杀,现在已相当罕见。书上说人鱼并非智慧生物,不过是比鲨鱼凶暴一些的鱼类罢了,但巴基认为这全是胡扯。凭什么断定长着人脸的家伙没有智慧,刚才在商船底部的货舱时,巴基亲眼看见那条人鱼转动眼珠,做出了接近思考的神情。

不过也只是那么一瞬,很快他就怏怏潜回水箱底部,连一根尾鳍都不肯露出来。巴基在山姆的搀扶下站定,后者似乎在强忍着不笑出声来:“怎么了詹姆斯,他是有些吓人,可你不是号称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么?”

大风大浪又没有长一双那样的眼睛。巴基腹诽。刚才那人鱼的眼睛,好像有魔力似的,蛰伏在黑暗中,就那么一闪,能把人的灵魂都吸走。说来奇怪,自古以来从没有人鱼会魔法的记载,传说故事里的雌性人鱼会唱海妖之歌,引诱水手坠海,那也只是传说而已,而且这条……分明是公的。

巴基情愿相信自己是太疲惫了,不论谁在桅楼上晒一天太阳都会不舒服的。

穆斯达修和娜塔莎商量了片刻,决定留下那条人鱼,毕竟一条鲜活的、完整无缺的人鱼能卖出相当可观的金额,价格粗略算下来可以等同一艘镀金骷髅这样的三桅船,外加一套地段尚佳的房产。

巴基可以预料人鱼的结局,要制服他估计很困难,会有人受重伤,但专业的刽子手一向知道该怎么料理凶暴的人鱼。他会被麻醉,任人刀俎,他们会把他的眼睛留下么?听说皇都的贵族有这样变态的嗜好,把漂亮的眼珠子装在玻璃罐里欣赏。他的鳞片很美,阳光下一定能变幻出宝石般的色泽,或许会被穿进银环,成为某个公爵夫人耳朵上的装饰,更多部分则的流进黑市,成为他人讨价还价时的筹码。

想到这里,巴基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。换班的时间到了,甲板上已经醉倒了一群人,不少人正扶着船舷吐得天昏地暗。巴基加入狂欢的水手,伴随着乱哄哄的呐喊声,他们相互把杯子撞在一起,再一口饮尽。不少山珍海味被端出来,他们尽可能地料理了商船上的食材,巴基迫不及待的撕下一条肉塞进嘴里,山姆正嬉笑着敲他的后脑勺:“瞧你这副不开心的模样,莫非桅杆上的冷风吹得你面部僵硬不成?”

“詹姆斯,今天多亏你的好眼力。”娜塔莎说。

“没错!”山姆大声回应道,“为了詹姆斯巴恩斯欢呼,尽管他被人鱼吓得尿了裤子!”

“尿裤子的巴恩斯!”船员其声附和,巴基气得把手里的酒杯朝山姆的脑门砸过去,后者踉跄躲避,但酒液还是溅到了眼睛里。

“没错,我脑子里全是人鱼,他正甩着尾巴拍我的脑仁,闹得翻江倒海,”巴基骂骂咧咧道,“再加上克林特塞给我的酸酒,我就要吐了。”

“船长把他搬到底层了,想看随时可以去看。”克林特打了个酒嗝,开始哼唱胡编乱造的歌谣。他自创了一条女人鱼,整首歌都在赞美她的胸部,顺带嘲笑巴基为其神魂颠倒的蠢样。狂欢还在继续,一个小时以后,娜塔莎不知何时和克林特一起消失了,响应他们的号召,甲板上的人正越来越少。这里的乐子可不多,巴基知道他们都回到舱室里,男女或者男男,干一些动静颇大的见不得人的勾当。船长现在估计也在和哪个女船员厮混在一起,像巴基这样的单身汉最适合待在这里喝到烂醉,浸泡在自己的呕吐物里睡上一觉,最终被清晨的阳光晒醒。

午夜时分,空旷的露天甲板上已经不剩什么人了,尚能走路的水手基本都摇摇晃晃地找了个遮风的角落躺倒。山姆正抱着酒桶呼呼大睡,巴基昏昏沉沉地踱到下层的卧铺区,然后被臭气熏天的环境熏了个喷嚏。他自己的吊床某个鼾声震天的酒鬼占了,舱室里还弥漫着一股尿骚味,巴基的肠胃立刻翻江倒海,他强忍着呕吐的欲望离开舱室,站在过道里深深吸了几口气。

今晚是别想在里头睡觉了。

船上只有船长、大副和船医有资格享受单人卧室,其余水手都横七竖八地睡在用隔板分离的船舱里。巴基决定再往下走走,盘算着如果没人发现的话,说不定能去储藏室凑合睡一觉。

或许是酒精作祟,令他无法思考,这一走他直接进了舱底。脚下隔着一层木板就是翻涌的海水,四周传来沉闷的海浪声,听起来像是鬼怪的呓语。巴基停下脚步,前方没来由地飘来一声低吟,很轻,转眼就化在空气里了。

犹如着魔一般,巴基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,他正在向前走去。又是一声呼唤,像一只苍白的手冷不丁拂过巴基的面颊,他面前是那大得惊人的水箱,玻璃铸造,如同一件工艺繁复的艺术品。人鱼浮在当中,微弱的照明使他的身躯更似雕像一般精致,他在看着自己,他在看……

“……来……过来……”

声音仿佛由脑海中传出,巴基迟疑了,恍惚中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来这里。鼻腔里隐约浮现出一丝香味,诡谲,全然不似人间产物。人鱼游近了,鼻尖几乎碰触玻璃。巴基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脸,还有那对摄人心魄的瞳仁。

被那双眼睛注视,任何生物都无所遁形。巴基觉得他在掏空自己的思想,自己仿佛赤身裸体,而人鱼的视线能一直延伸到灵魂深处。

“……巴基。”

好似有人在唤他的名字,依然没有来自他的耳朵,是震颤他颅骨的回声。声音在入侵他,像某种冰冷的物质,像丝线,像发光水母的触须。巴基全身发凉,父母过世以后,没有人用这个名字叫他。人鱼不应该会说话,他的两腮震动,吐出气泡,口里发出来的是蛇一样的嘶嘶声。他也不应该知道这个名字,除非……

除非人鱼真的可以看穿他,就像看穿一块透明的玻璃,就像在清澈的鱼缸寻找一粒珍珠。他迎上人鱼的视线,对方低着头,眯着眼,居高临下。那香味似乎更胜以往,很柔,很缓,带着一丝莫名的轻佻。

巴基感觉下腹发热。

自己定是醉得不轻,头脑昏沉,跟锈住了似的。被人鱼扫上一眼,他就觉得膝盖软得像两团棉花。究竟是他的错觉,还是人鱼的鱼尾真的在泛出光芒?就像身披余辉,或者镀了一层暗金色萤火虫似的微光。还有他的头发,变成了黑暗中影影绰绰的孤灯。该死,巴基想起某些深海的猎食者,他们用光源引诱猎物靠近,那些可怜的鱼儿就像被麻痹了神智,直到死亡那一刻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。

 

一辆刚起步的小车


TBC

评论(26)
热度(500)

© Vik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