盾冬盾无差

【盾冬】Wild Sea 01(AU,人鱼Steve X 海盗Bucky)

AU,人鱼史蒂夫x海盗巴基,可能ooc

文里所有的航海和海盗相关基本都是瞎编的,很多专有名词估计都用错了,千万不要考据。我这方面的知识只来源于以前看过的类似题材小说(真实性未知)和刺客信条4(还没通关)_(:з)∠)_

我只是想开人鱼车而已【

  

1

 夕阳西陲,绵延无尽的海平面仿佛巨兽的牙齿,正一寸一寸蚕食着暮色。镀金骷髅号隐没在黄昏背后的阴影里,巴基一动不动地站在桅楼的最顶端,他放下手里的黄铜望远镜,用尽全身力量呼喊道:“见船了——”

甲板上的水手发出欢呼,声音传上桅楼时,已经被呼啸的海风吞噬了大半。巴基身下不远处就是翻涌的海水,甲板在他看来不过是一块硬邦邦的平地,而他脚边地面宽度还不够他转身。如果他稍有不慎,或是被海风吹乱了阵脚,或是平衡上出了差错,那么下面的甲板会立刻迎来一滩看不出人形的肉泥。

但巴基显然没有这方面的担忧,他把望远镜塞回背包,拿出六分仪。他三岁时就拿着这东西玩了,那些复杂的刻度根本难不倒他。不出三十秒,他放下仪器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一阵几近狂喜的兴奋席卷了他的胸腔:

“在我们前面,西北方两个罗经点,双桅横帆船!”

下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听见了詹姆斯,当心把你的喉咙扯断!你确定是商船?”

“我看见旗帜了,黄蓝相间的商会旗帜!”

这回是一个男声,带着明显的笑意:“那难道不是你的幻觉?像上一次一样把跃出海面的梭子鰆当成巨齿鲨?”

“长点脑子,山姆,那是克林特那傻子干的,我当瞭望员的时间比你掉出娘胎活到现在都长!”

另一根桅杆上传来咒骂:“闭嘴!再他妈诽谤老子,老子分分钟踢你下海游泳去!”

甲板上的人都在笑,巴基假模假式地冲对方挥了挥拳头。就在他们斗嘴的时候,船长穆斯达修已经走出舱室,全船噤声,大副娜塔莎三步并作两步去他身旁站定。穆斯达修年逾四十,满身伤疤,面容粗犷,胡须编织成一条蟒蛇似的辫子垂在颚下。娜塔莎比大多数女海盗都要美艳动人,红发梳成发髻,一袭黑色罩衫再配上贴身皮甲,完美呈现她的身体曲线,但没人敢打她的主意,除非想被剜掉眼珠,或者割掉舌头。

刚才说话的还有山姆,一个喜欢说俏皮话的领航员,肤色黧黑。另一个是克林特,旗手,也喜欢成天待在桅杆上。巴基在船上最熟悉的人就这么些了,至于他自己,只是个经验丰富的瞭望员,身手敏捷,肌肉结实。他留着一头半长的棕发,比那些五大三粗的海盗多了几分倜傥,不过在这茫茫大海上,长得帅除了可以臭美以外,实在是没什么大用。

从桅楼望下去,穆斯达修和娜塔莎正在说悄悄话,巴基知道他们要讨论上一阵,动不动手,怎么动手,诸如此类,这不是他该关心的。克林特攀住缆绳,从后桅荡到他脚下,找了一个平台稳稳站定:“近了,是吗?”

“越来越近了,她在逆光位,没看见我们,”巴基吸了一口气,“就像奔着陷阱来的兔子。”

“头儿不可能放过她。”

“所以我们只要等就行了,”巴基提起嘴角,再一次举起望远镜,镜片反射出商船的影子,“这回他们会放什么诱饵?”

“大概又是上次那种把戏,放一捧青草,等着肥羊上钩。我敢打赌是娜塔莎的主意,毕竟她是以蛇蝎心肠出名的黑寡妇。”

“这话可别让她听见。”

只过了十分钟,船长和大副分开了,山姆也回归了他的岗位。娜塔莎拿起号角长久的吹了一声,全船沸腾,这是出征的信号。

“收起风帆,所有人离开甲板!”她喊道,没有人敢违抗她的命令,动作慢的人绝对会吃鞭子,“动起来,你们这些懒鬼!脑子里都糊满大粪的蛆虫!赶紧行动!”

海盗争先恐后地执行她的指令,大呼小叫的吆喝不断,镀金骷髅的风帆被扯下,甲板清扫一空。她看上去楚楚可怜,像一位被盗贼洗劫的贵妇,无处可去,只能顺水漂流。船长穆斯达修踱到甲板正中,巴基听到他的声音:“让她多活几个钟头吧,我们要在日落前进入她的视野。”

就快了。巴基心想。夕阳如此迤逦,光芒四射,夺目的辉光晃得他视线里全是白花花一团亮。他没有一刻放下望远镜,海风撩起他的头发,他的头巾,还有他松垮垮的束腰外套。汗水顺着他的额头往下滴,就连望远镜外壳的黄铜都被太阳烤得烫手,唯独紧贴眼眶的部分依然冰凉。

这凉意能让人集中注意力。

“她转向了!船头调转四十五度!”巴基喊道。

“朝着我们?”红发的女大副问道。

巴基深吸一口气,眼球灼痛,是被太阳晒的:“是的——她升起主帆,朝我们来了!”

“很好。睁大你的眼睛,詹姆斯!别放过她的一举一动!”

对方上当了,他们以为镀金骷髅是一艘惨遭劫难的船只,克林特正在另一根桅杆上向他们打出类似的旗语。在正常人眼里,这艘船要么是被海盗洗掠一空,要么是不偏不倚地驶进了恐怖的热带风暴。大海上危机四伏,船只之间不能太过冷漠。而且镀金骷髅姣好的外形告诉他们,这艘船非同小可,船长可能会许诺价值不菲的报酬。

出于心软,或是贪婪,商船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他们驶来。没过多久,巴基不需要望远镜就能看清船上的动向了,许多蚂蚁似的黑点奔忙不休,那些都是商船上的水手,高耸的桅楼上,他的同行正在朝他挥手示意。巴基悄悄地竖起中指回应。这群可怜人。

娜塔莎下令放出小船,小船全部躲藏在阴影里,等着对方进入合适的范围,即刻倾巢而出。号角鸣响,穆斯达修立于船头,喊声震耳:

“升起旗帜!”

漆黑的骷髅旗迎风飘扬,辉灿无比的夕阳大面积地泼洒下来,整面旗帜都被镀成了嚣张的金色。它在半空张牙舞爪,猎猎作响,恰好映衬他们的船名。对面的商船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吓软了脚,连逃都逃不了了。海盗们沿着船壳鱼贯而上,那些湿漉漉的厚木板极容易攀登,他们轻而易举地登上了对方的甲板。更多的人攀住缆绳荡过去,一时间喊杀声不绝于耳,到处都是刀剑反射出的辉光。

镀金骷髅在调转船头,仿佛一头猛兽朝着商船扑过来。她有着相当骇人的船首雕像,是一个面容扭曲的头骨,此刻张开狰狞的大嘴,朝着可怜的商船猛压下去。

巨响,震动,两船相接,商船脆弱的木料纷纷断裂。海盗们在叫嚣喝骂,像狼群面对无数待宰的羔羊。

巴基也动手了,他放下测量用具,从左靴里抽出一把短剑,没有选择绳梯,而是身手敏捷地攀住缆绳,如同一只白枭不费吹灰之力就降落在甲板上。一路过来,他没有遇见任何像样的抵抗。对方的船员不堪一击,大部分是只知道胡乱挥刀的莽汉,没有半点格斗技巧可言。巴基用短剑刺翻两个,另一个偷袭他的被他一脚踹断了肋骨,像个酒桶一样轰隆隆地滚了出去。

他甚至有闲工夫观望他人。娜塔莎——一如既往的勇猛,敢惹她的男人都被剁碎了卵蛋喂鲨鱼,船上所有海盗都见识过她的英姿,从此唯她马首是瞻,对方商船上的人显然还没见过,他们蜂拥而上,然后被她切成碎块。

如果让巴基去选择,他更愿意去单挑一头狮子——赤身裸体,不带武器的那种——也不想去挑战娜塔莎。等等,不对,他忘了船医布鲁斯,这个人发起火来也很恐怖。不过布鲁斯一般不会出现,尤其是此刻这种喧嚣的时候,他大概还躲在镀金骷髅的舱室里折腾他的研究吧。

再看其他人,克林特又躲在桅杆上放冷箭,这是他的爱好,一天二十四小时他都不愿离开桅杆。山姆,在穆斯达修附近战斗,后者并未参战,只冷眼旁观这一切。

巴基从未见过穆斯达修出手,可能见过的人都已经死了。

战斗只花了半小时就告一段落,天色入夜以后,水手们点起火把,开始清点战利品。镀金骷髅是一艘讲究平等的海盗船,战利品除了修缮船只的部分,其余全部平均分配。船上所有船员均是亡命徒,只有这样的分配才能说服他们为了钱财豁出性命。水手们如愿在商船的货舱里找到大量的金银珠宝,食物酒水,所有人都兴奋无比,暗暗盘算着自己能分到多少。

巴基觉得自己怎么都能分到半箱银币,难说还有金币,于是他心满意足地加入这场抢劫之中。当他和山姆对骂着争论一条宝石项链的价值时,货舱深处传来一声惊恐的呼喊:

“这他妈是什么东西!”

喊声惊动了他们,巴基和山姆面面相觑,同时放下了珠宝,快步跑去。穿过船舱弯弯绕绕的楼梯,他们进入阴暗的最下层,这里经常是一艘船最肮脏阴暗的地方,四处堆着灰尘、老鼠和数不清的蜘蛛网。但他们看到一个打扫得干干净净的仓库,中间矗立着庞大的水池,以及——

一条人鱼。

“真他娘见鬼了。”巴基发出惊叹。

准确的税,那是一条雄性人鱼,头发像金色的海浪,并不长,随着他的动作慢慢洇入水流的波纹之中。他长着一张难以形容的脸,没有半点符合人鱼的柔美,俊朗,棱角分明,靠近耳根的地方散落着微小的鳞片。他全身皮肤是一种诡异的淡青色,耳朵宛若鱼鳍,指甲锋利,手指之间隐约可见一层薄如蝉翼的膜。他很强壮,肌肉轮廓清晰可见,腹肌的线条在胯部以下就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布满青色的鳞片的鱼尾,盘旋在池中绵延不见尽头。

他抿着唇,眉头微蹙,表情被阴冷的海水衬得十分冷漠。而他的眼睛……

当巴基与他视线相接时,禁不住全身一颤。他淹没在那对海蓝色的瞳孔里,脑袋里嗡嗡作响,眼前瞬间绽开无数万花筒一样五彩斑斓的碎片。那仿佛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,让他腿脚颤抖,后腰发软,最后像一根风中芦苇那样被压弯在地上。

他跌坐下去,久久没能爬起来。

 

 

TBC

年前比较忙,更新时间不固定,希望大家见谅OTZ

评论(18)
热度(831)

© Vikaka | Powered by LOFTER